这个ID代表我还没有抽到狼崽

日常脑子与手意见不统一
希望扩列,私戳我~非常好勾搭
蓝吹,王吹,佣吹
是他药的,但命根子是喻黄
d5只写杰佣,还比较喜欢园医和裘前,社园也可以,其他无所谓
方王严重洁癖,王黄闺蜜向可以接受
雷点特别多,喜欢的cp文章开头就能看出来
对于rp非常jp的人接受无能,抄袭,ky,地图炮,无脑nc等等,见一个打爆一个。希望以上这些能做个人。
喜欢可爱的孩子
提不上是混圈,最多也就是喜欢
全职高手是唯一的信仰
盗墓笔记是白月光
剑网三是最喜欢的游戏(已退)
现有的坑是楚留香和第五人格
我知道我废话多,能把这些字都看完的你我真的非常感谢
(*˘︶˘*).。.:*♡

【方王】告白气球

半夜勤更,快夸我。(累死我了)

建议配合bgm《告白气球》食用。是码文bgm。

其实是4000生日的时候就想写了,一直没时间。

碎碎念的最后:方四千王大眼儿我爱你啊!❤

 以下是正文↓

当初进入微草的时候,方士谦还是个幼稚的孩子。

 

就是那种什么都不懂、所有心情都能从脸上看出来的那种。

 

说他三岁都嫌多。

 

他跟谁都亲近,就连蓝雨的小子他都能聊得很开心。

 

每次别人担心地问起方士谦这种跳脱的性格会不会太不稳重,会不会严肃不起来。作为队长的林杰,就会把嘴完成一个温暖的弧度,摸摸小士谦头。

 

“不怕啊,防风有王不留行在前面保护着他。”

 

方士谦跟所有人都是勾肩搭背的哥们,唯独林杰不一样。方士谦在林杰面前乖的像只二哈。

所以蓝雨的还问过方士谦一句:“你这么听林杰话,他是你爸呀?”

 

“对啊,我爸,不行么?”方士谦朝那边的魏琛比了个中指。

 

如果……如果没有林杰,方士谦大概不会是现在的治疗之神吧。至少不是微草的。

 

所以,为什么方士谦会那么讨厌王杰希。

 

其实他也知道林杰走不是王杰希的错。但是每当他看见王不留行在赛场上一改之前林杰所保持的风格,变得耀眼、闪光的时候,就不是滋味。

 

王杰希是个注定发光的金子,他身边有没有自己都一样。

 

他生来就是王者,用万千星辰来为他加冕都不为过。

 

他值得,防风不值得。

 

没有人能像夜雨声烦守护索克萨尔一样守护防风了。

 

----------------------------------------------------------------------------------------------------------

 

可是林杰没有留下足够的时间让方士谦长大。

 

那能怎么办?无能为力。

 

方士谦终于懂得了张佳乐在孙哲平手伤时哭地稀里哗啦的心情了。

 

最亲的的人,就这么离开了自己的身边。

 

看着自己身边那个骚包的大小眼,简直气不打一处来。

 

但比赛还得打,所以方士谦也就骂王杰希两句,该为他铺路的时候还是护犊子一样把他护地 死死的。夜雨声烦还是索克萨尔的骑士,但防风已经成了王不留行的守护天使。

 

“喂,方士谦,你个奶妈骚什么骚,跑的那么快干嘛?追王杰希啊,人家一魔道学者,你一奶妈你追人家,其他人你不要了啊!你看我们家景熙就不这样。”蓝雨主场对微草客场,蓝雨侥幸以一分之差赢了微草,全在个人赛,团队赛一分没得。为什么?就是因为王不留行和防风走位太蛇皮。这不摆明了欺负他家队长的手速吗。哼,不能给他们好脸色看。黄少天如是想。

 

“哼,你懂什么。”方士谦喝着蓝雨请客的果汁,嘴要噘到天上。算了,今天你们破费,不跟你们计较。方士谦高兴,心情好了,就喜欢做一些幼稚的事。

 

“我就是追着小队长跑,他是风儿我是沙,我就是护着他。怎样,你不服啊,不服你也玩儿奶妈啊!”

 

“靠靠靠!”黄少天那时还不是那个冷静的剑圣,还是个小屁孩,再加上性格本就不沉稳,

很容易受激,当即就怼回去,“我我我!我和队长才是最默契的组合好吗!!!你看看,墙上的四个大字,来,跟我念‘剑——与——诅——咒——’!”

 

“呦呵呵,当初叫文州一口一个‘吊车尾’地时候呢?”

 

黄少天嘴巴刚要张开,就被喻文州按住了头。顺了毛的黄少天立刻就闭了嘴。“哦?少天那是确实是叫我吊车尾,那只是因为我的手速跟不上。倒是前辈你——”喻文州眯了眯眼睛,露出一个“鱼式微笑”,不疾不徐地娓娓道,“前辈你,护王队,怎么跟护儿子一样?”

 

“去你的,哪像了?一点都不像好吧?”

 

“是吗?”喻文州露出了“鱼上钩了”的表情,“那么,总感觉,你们两个的关系比较特别哦——”

 

“啊哈!原来如此!方士谦护王杰希其实就是在护媳妇儿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哎呦不行队长你借我靠会儿。”

 

“Σ(o-0”)a???”旁边一脸mmp(不是)一脸“你们互怼我就吃瓜为是么带上我”的王杰希很懵逼,“不是,手残话痨,你们以为全联盟的正副队都跟你俩一样gay里g……”

 

话还没说完,王杰希就感觉到一股力气将他拽向右手边。

 

王杰希下意识的闭了眼睛,跌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对啊,护媳妇儿,怎么样?”

 

睁眼,是方士谦张扬肆意的笑脸。

 

王杰希的心跳漏了半拍。

 

操,被撩了。

 

----------------------------------------------------------------------------------------------------

 

就这样,防风一路护着他的“媳妇儿”王不留行,与他并肩走过了季后赛,携手走进了总冠军的殿堂。

 

方士谦与王杰希的关系也渐渐缓和下来,变成了最默契的、最心有灵犀的搭档。

 

甚至这种熟悉已经延伸到了生活中。

 

方士谦把所有表情请都摆在脸上,并不代表王杰希也是这样的。他的心思很难猜。大概是从小的与众不同(不仅仅指长相),塑造了他这种平时话不少,但却从来不吐露心里话的性格。

 

但那是大多数人,方士谦就不属于这些人中的一位。

 

用他的话来说,就是王杰希抬起屁股来他就知道王杰希要拉什么屎。

 

显然这种说法找来了王杰希的一顿华而真实的暴揍。

 

是真人pk。

 

“喂喂喂,王杰希,我这是让着你,你别恃宠而骄!!!”

 

“我就恃宠而骄了,有本事你动我一下试试看?”

 

“行行行,你厉害,我不敢,我服了。你别生气了,不就开句玩笑,我错了还不行吗。”

 

“哼。”

 

王杰希抿着嘴,脸上因为追着方士谦打而变得红扑扑的。甚至有些微微气喘。

 

“不是我说你,你现在真的跟的憋屈的小媳妇儿一样……啊啊啊啊!疼疼疼!”

 

刚刚说过方士谦一开心就喜欢作大死,这不,调戏了一下王杰希,换来一顿掐。

 

“嘤,小队长你真狠。你看你掐的。”

 

“你不是治疗之神么,自己治啊。”

 

“唔……小队长你这是家暴你知道吗!讨厌……”

 

“快滚去睡觉吧!不然就加训!”

 

“啊啊啊QAQ且慢不听告辞。”

 

说完就飞快地闪人了。

 

“砰”的一声,王杰希甩上了门。

 

头倚在墙上,右手抓紧了胸口的衣服。

 

该死,一定是刚才闹累了。

 

不然为什么心跳的那么快。

 

隔壁就是方士谦的房间,王杰希将手掌贴在墙上。墙上是冰冷的温度,可墙的那边,一个乱糟糟的房间,里面充满了他的气味。

 

喜欢他。

 

我喜欢上他了。

 

房间那边,隔着墙壁,有一只手掌和他贴在了一起。

 

方士谦看起来很脱线,担当真正喜欢上一个人的时候,却又憋在心里说不出口,只是一个人在床上滚来滚去。

 

就像自己不知什么时候喜欢上王杰希一样。当初淡淡的喜欢已经埋入了他的心里。

 

藏着吧,藏在我心里,也许时间久了就会忘记。

 

这样我就不用担心跟他做不了朋友的问题了。

 

方士谦唯独在感情方面这么细腻、懦弱,他想给自己一巴掌。他没想过王杰希也喜欢自己的可能。毕竟,你喜欢的人也喜欢你的几率低达10%,更何况自己还是得男的,自己有的他都有。总结来说,方士谦实在想不到自己会具备让王杰希喜欢的原因。

 

然而这避免不了两人感情的升温。试问谁不愿意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所以这两个人以往我这边凑凑,我再往你那边靠靠,渐渐变成了连上厕所都要一起的连体婴儿了——当然,不是一个坑。

 

“不是吧王大眼儿,你俩还真搞上啦?要不你俩来蓝雨吧,新一代的如影随形非你俩莫属

啊!”视频中的黄少天十分嘚瑟。

 

“滚你的黄少天,不就抢了个冠军吗瞎叨逼叨什么啊”

 

“嘁,说的就跟你们药有多少冠军一样。”

 

“那也比你庙没妹子强。”

 

自从队里有了柳非,微草人就揪住这一点不放了。

 

“要妹子做什么?我有我们队长就够了!(* ̄︶ ̄)~”

 

“^_^”

 

“秀恩爱,不要脸。”

 

方·单 ·士·身·谦酸酸地说。

 

“呵呵。”

 

王杰希笑了。方士谦确实有一个脱单的机会摆在眼前,但这并不代表王杰希会说。

 

关掉视频通话,方士谦向椅背上一靠,搂过走在一旁的王杰希。

 

“小队长啊——要不然你当我媳妇算了。”

 

方士谦内心忐忑,表面却表现的如同开玩笑一般说出这句话。

 

这样就算小队长不给好脸色看,自己也能有后路退。

“滚。”王杰希眉毛一跳,下意识道。反应过来后又问了一句:“你认真的?”

 

“没没没,开玩笑,小队长你别生气。”果然。方士谦作出之前早就准备好的嬉皮笑脸的神情,搬出他在心里默念了很多遍的台词。

 

呼——差点当真。

 

“士谦。”

 

“嗯?”

 

“我……”王杰希深吸了一口气。

 

“睡吧,士谦,不早了。”

晚安。

 

晚安,wanan,我爱你,爱你。

 

怎么可能晚安。

 

两颗互相牵绊的心,今夜注定不平静。倒在床上,当黑夜一点点吞噬窗外辉煌的灯光时,人的痛感更能清晰地感觉到。

 

心痛。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参差荇菜,左右流之。

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求之不得,寤寐思服。

悠哉悠哉,辗转反侧。

 

辗转反侧,辗转反侧。导致第二天两人都顶着俩大黑眼圈。

 

“方神王队早!呃……”刘小别一脸“你们昨晚做了什么好可怕哦”的表情看着从房间里走出的两个人。

 

“去去去去,小屁孩懂什么啊。”

 

“昨晚针对蓝雨这次对我们的狙击反思到太晚。今天状态可能不好,抱歉了。小别,吃饭吧。”

 

“是啊是啊,你就别问这么多了。”

 

看着这俩人的一唱一和,刘小别小声逼逼。算了算了,好可怕啊,我还是去找小卢玩儿吧,大人的世界我不懂,溜了溜了。

 

事实证明微草的反思是有效的。经过一年的强化,薇草已经进入了巅峰时期,变得锐不可当。

一路以凶猛的势头杀进了季后赛,王不留行和防风又为微草拿下一冠。

 

但所有人都十分清楚:盛极一时过后,必将是控制不住的衰弱。

 

微草队员看着治疗之神一点点消磨掉最后的光华,方士谦的脸也再没有那样笑过。最不愿面对这个事实的人还有王杰希。他无数次催眠自己,方士谦是不会离开自己的,每次想到退役这两个字,就会狠狠掐自己一把,或捧一捧凉水浇到脸上,强迫自己不去想这些。但他会不受控制地做噩梦,清早枕巾上会有虚汗和泪痕,以及心口一抽一抽的痛。

 

你知道即将失去一个人去无能为力的心情吗?

 

我知道。

 

方士谦要走的前一天晚上,众人才知道这件事。

 

作为方士谦徒弟的袁柏清直接掉开了眼泪。

 

方士谦拍拍他的脑袋:“徒儿啊,以后,我治疗之神的衣钵就交给你啦!”

 

结果袁柏清哭地更凶了。

 

“哎,不是,多大的小伙子了,哭毛哭,我又不是死了,真是的。”

 

如果方士谦自己的眼圈没红的话,这句话会更有说服力。

 

“师傅……哎,队长没有下来啊,我去叫他。”

 

“别!”方士谦爆了目前最快的手速拉住他。“别让他知道。”

 

“咚咚咚。”

 

“谁啊 。”

 

“小队长,我。”

 

王杰希整了整身上的睡衣,呼出一口气。

 

“还没睡啊,没有打扰到你吧?”

 

“嗯。”

 

出奇,王杰希今天没有怼回去。

 

“小队长,陪我睡一晚吧。”

 

“好。”

 

熄灯。方士谦搂过王杰希的腰。“睡吧,小队长。”

 

这是我最后一次陪你了。

 

------------------------------------------------------------------------------------------

 

方士谦的怀里很暖,让人想在他怀里窝一辈子。

 

王杰希难得做一次好梦。

 

梦里是他和方士谦多年之后坐在咖啡厅里,暖暖的色调让人看着舒服。咖啡中的心形泡沫被搅匀,袅袅的雾气打在落地窗上,地上是皑皑的白雪。“喂,方士谦。我……”

 

“……”

 

不记得他说了什么,只记得方士谦踱过桌子,一个轻柔的吻落在唇角边。

 

一个不带有情欲,只是表达珍惜的吻。

 

只是这个吻,真实的有些过分。

 

梦总归不是真的。方士谦早早起来了。他带了一晚上耳机,就是怕吵醒王杰希。

 

可是他低估了职业选手对声音的敏感程度。

 

房间门被推开了。

 

“你,要去哪?”

 

会回来吗?

 

不会。

 

方士谦的身上已经不是那件熟悉的绿色队服了。

 

英伦风的大衣,收拾地整整齐齐,一丝不落,答案呼之欲出。

 

“我去送你。”

 

-----------------------------------------------------------------------------------------------------------

 

首都机场。

 

在此阔别的人不在少数。

 

机场的电子屏在播放登机列表的空闲时间,也会插播一些新闻。

 

“荣耀职业联盟的治疗之神方士谦,陪着微草拿下了两个赛季的冠军,今天,正式宣布退役。虽然他以后不会在守护整个微草了,但他的防风会一直留在那里,陪着王不留行,象征着微草的荣耀。…………”

 

有些在机场的粉丝捂起了嘴巴,更有些方士谦的粉丝直接蹲到了地上。

 

“为什么不早告诉我。”

 

“怕你难过。”方士谦将他的发丝撩到耳边。

 

“你就这样一声不吭的走了,就不怕我更难过?”

王杰希压低了声音,却压不住脸上纵横的泪水。

 

微草的队长,被方士谦挤兑,没哭;被人看不起,没哭;被蓝雨狙掉冠军,没哭。

 

当一个人要离开时,他哭了。

 

“对不起……对不起……我没想过。”

 

方士谦把王杰希的头按在怀里,不顾他的眼泪蹭了一身。

 

机场冰冷的女声催促着方士谦登机。他们就像与时间赛跑一般,珍惜着最后的几秒。

 

“快走吧,到时间了。”

 

王杰希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推掉了方士谦。

 

“小队长!!!”

 

检完票的前一刻,方士谦突然回头喊:“要肩负起微草的未来啊——”

 

“我会的——”

 

然后,就头也不回地走了。

 

再回头,我会心软的。

 

 

机场里早已有不少粉丝认出了他们,可是没有一个人去搭讪。没心情。

 

从今开始,王不留行就要一个人担起微草的未来了。

 

就算没有了方士谦的保护,王杰希也要一个人走下去,照顾好他们彼此的心血。

 

对他们来说,微草,就像全世界一样。

因为,那是我们的荣耀啊。

 

------------------------------------------------------------------------------------

 

微草的众人都死气沉沉的。见王杰希回来,只问了声好,看到他一下子把自己锁在屋里,也没有人问。

 

让他哭一场吧。

 

但是屋里却没有传出呜咽声。

不一会儿,王杰希就从屋里出来了。

 

“振作起来,现在是训练时间了。”

 

语气是前所未有的凝重。

 

------------------------------------------------------------------------------------

 

微草经过失去方士谦的一个赛季的沉沦后又有了卷土重来的架势。尤其是被封印了的魔术师,几乎在一夜之间变得沉着、冷静、强大,更是给新人高英杰、袁柏清有了充足的发展空间。

 

只是,每当王不留行血线要控不住了时,每个人都会想到一个人。

 

如果有他在。

 

但他不在了。

 

王不留行真正的风采,只留给真正的治疗之神。

 

新的一代在联盟中迅速崛起,让老一辈的意识到,他们是时候该休息了。

 

直到夜雨声烦的冰雨即将光芒褪去,流云的重剑闪闪发光时,王杰希想,自己也差不多了。

只是没能在为微草夺下一冠,是遗憾。自己退役了以后会怎么样?找个地方,找份工作,娶个妻子,有空的话可以联系一下方士谦,把自己多年的心意,与自己结婚的消息一同说出去。

 

那是方士谦多半会说,没事,谁年轻的时候没脑残过啊。

 

那样,我们就可以是一辈子的朋友了。

 

等各自有了孩子,还能定个娃娃亲……

 

“王杰希——王杰希!”

 

思绪被喊声打断。楼下的声音意外的整齐,而且在变得越来越大。

 

打开窗,朝外面看去。外面有一群人,大声呼唤着他的名字。

 

还有一个人,被一大捆气球遮了大半张脸。

 

“咳咳——”

 

气球边的音响发出了声音。

 

“王杰希!看这里!!!”

 

傻逼。

 

轻柔的音乐响了起来,鼓点一下下敲在了心上。

 

“这首歌送给你。”

 

“抱歉,让你等我这么久。”

 

“现在,我回来了”

 

“你可跑不了啦!”

 

深吸一口气,正好到了歌词开始的部分。

 

 

 

塞纳河畔  左岸的咖啡

我手一杯  品尝你的美

留下唇印的嘴

花店玫瑰  名字写错谁

告白气球  风吹到对街

微笑在天上飞

你说你有点难追

想让我知难而退

礼物不需挑最贵

只要香榭的落叶

喔  营造浪漫的约会

不害怕搞砸一切

拥有你就拥有  全世界

亲爱的  爱上你  从那天起

甜蜜的很轻易

亲爱的  别任性  你的眼睛

在说我愿意

亲爱的  爱上你  恋爱日记

飘香水的回忆

一整瓶  的梦境  全都有你

搅拌在一起

亲爱的别任性  你的眼睛

在说我愿意

 

 ----------------------------------------------------------------------------------

 

参差荇菜,左右采之。

窈窕淑女,琴瑟友之。

参差荇菜,左右芼之。

窈窕淑女,钟鼓乐之。

 

歌词结束的一刹那,气球纷飞而起。

 

飞到窗前,王杰希看清楚了上面的字。

 

“王杰希,我爱你,跟我走吧。——方士谦”

 

“你想得美——”

 

王杰希朝楼下吼着。唇角边的笑十分得意。。

 

他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冲动了。

 

“我可没那么好追!”

 

“那我就用一辈子去追你!”

 

“我可不一定会答应你!”

 

“守护使者能追上魔道学者,我就能追上你。”

 

“那你追追看啊!”

 

“这就来了!”

 

阳光下,方士谦的牙齿白的耀眼。

 

 

end

有错误欢迎指出(其实你就是求评论吧真不要脸)

评论 ( 9 )
热度 ( 158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