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爱崽儿没有之一

为崽疯!为崽狂!为崽哐哐撞大墙!吸狐不积极,思想有问题!人活着不宠崽还有什么意义!

【叶蓝】举报!某知名up竟调戏我(三)

(1)设定是世邀赛后叶修玩儿直播调戏小保姆。


(2)其实我说喻黄还是纯友谊你们信吗。。


(3)第三人称视角,镜头随机换。不太会玩直播,有bug请无视。


(4)并没有能玩的梗,没有大纲,想到哪写到哪,但并不会坑。


设定没问题,那就就往下走吧




   ↓




  大家好我叫许博远。


  自从我有天再看黄少直播的时候手残(不喻队我是粉不是黑)点进了叶不羞的直播间,我就再也没摆脱“小保姆”这个名号。

并且还人尽皆知。


                             ----------------------【许博远:我一定要删了绝色这个号,不删我直播吃键盘】





  以上为题记。

  

  又名《蓝河/蓝桥/绝色大大键盘吃几个啦?》




6.



事情是这样的。


叶修人模人样地瘫在电脑前。离开播还有那么十几分钟,叶修开着马甲上线溜了一圈。


作为家喻户晓、世人皆知的叶修的交好对象(雾),许博远的每一个马甲都有叶修的各种马甲的好友。(原著里就可以看出来可不是我瞎扯)


也就是说,许博远只要在荣耀里无论如何都能轻松地联系到叶修。


叶修这一上线,先打开了好友列表。


这退役了的人就是闲,还是找那些个也是闲着的人抢抢boss啥的。


这一看不要紧。




【神说要有光】悄悄对你说:蓝?


【绝色】:咋?


【神说要有光】:今天咋想起来上这个号了呢?


【绝色】:……不是你叫我帮你管公会的?


【绝色】:你不愿意我退了啊


【神说要有光】:别啊蓝你最好了


“咳咳咳”网线那头,正在喝水的某蓝呛着了。


叶神这是在……撒娇?


【绝色】:我靠靠,这不是在直播吧你别吓我


【神说要有光】:蓝啊,你变了,跟黄烦烦学坏了,你不是我的小可爱了


【神说要有光】:当然没,我这不开马甲呢吗


【绝色】:歪歪你上面那句话什么意思啊


【神说要有光】:哪句?


【绝色】:就说我跟黄少学坏了那句


【神说要有光】:噢噢,原来你是在意这个啊


【神说要有光】:好好好你还是我的小可爱可以了吧!


“噗——”刚抹干净嘴想再灌一口水的某蓝直接喷了出来。


这是故意曲解他的意思吧这!


“老蓝啊你没事吧!”


“滚你的二笔我比你小!”


笔言飞注视着许博远发红的脸没有反驳自己的称呼。


啧啧啧,不对劲。


【绝色】:叶神你表撵!


【绝色】:我靠手癌。。。


【神说要有光】:错字受


许·不直的·博·直男·远表示自己看不懂。


看不懂怎么办!还能怎么办,问度受呗!


这一看不要紧,当小直男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


↑以上为许博远的心路历程。


许博远扯了扯衣领,平复了下心情。


【绝色】悄悄对你说:叶神啊……


【神说要有光】:小保姆有什么吩咐么~


【绝色】:滚


【神说要有光】:好吧,我滚了


【绝色】:你回来


【神说要有光】:滚远了,回不来了,除非你撅起屁股来让我摸一下(调戏jpg)


【绝色】:说正事,一会你开播的时候千万不要暴露我身份啊!


【神说要有光】:为什么?


【绝色】:大神我这是卧底号啊卧底号!


【神说要有光】:那你开着蓝桥来兴欣?


【绝色】:……我生是蓝雨人,死是蓝雨死人,要想让我跟你走,劝你趁早来蓝雨吧。


【绝色】:我蓝桥账号卡最近俱乐部要改造,这几天就只能用绝色和蓝河了。


【神说要有光】:原来小蓝已经在打我主意了么~O(∩_∩)O~


【绝色】:tan90°


【绝色】:不说了,公会里几个人叫我副本去了


【神说要有光】:挥挥~


绝色没有再发过来消息,而时间也在这一会儿的聊天里不知不觉溜号了。


拔了马甲账号卡,叶修没急着登陆君莫笑。




“大家下午好。”


蹲点的粉丝们一见开播了,一串串的全是“叶神好”“叶神表白你啊啊!”


还有什么“叶神今天又胖了x”“哈哈哈瞎说什么大实话哈哈哈”


不得不说,叶修的粉还真是,毁自家爱豆不倦。


“今天干点这么好啊,好无聊。”




弹幕:


“不如跳舞——”


“魔性哈哈哈”


“当然是去怼隔壁黄烦烦啊!”


“可是今天nili黄少没开播啊。”


“hhh可能是前两天留下了心理阴影”


“说正经的,叶神要不要考虑一下开马甲抢boss啊?"


“hh楼上怕是看热闹不嫌事大x”




“开马甲可以考虑考虑,抢boss就算了。最近他们都盯我盯得紧,我这不好开张啊……”


说完还感慨一句:“职业选手合伙欺负网游玩家,真不要脸!”






弹幕:


“叶神在说自己嘛~哈哈哈哈哈”


“这波操作蛇皮”


“就没人注意马甲嘛!叶神的马甲要公之于众了!!!”


“说道马甲,我想你们知道的,最近流行女装dalao”


“hhh是的不信去看lof上那些抽风的太太们”


“是的是的x,首先熏疼我家大孙一秒”


“你家……楼上你要不要体验下弹药专家爆缩式轰炸先?”


“歪楼了歪楼了!”






“开女号?好像挺有意思。”


说着,叶修一阵翻箱倒柜,从抽屉里捏出一张账号卡。


插卡,登陆。




【角色信息——


昵称:忧郁小猫猫


职业:守护天使


等级:32(——经验条76%——)


性别:女


个性签名:~@(\\\^▽^///)@~我要做一个智障的美女子~】








              tbc


         【ball评论啊XDDDDDD】









假条

这周实在写不完了,电脑没法开,手机码字肥肠难用叶蓝up先停一周,但以后会保证一周一章,特殊情况会请假的。(ov0)/❤

【叶蓝】举报!某知名up竟调戏我!(二)

(1)设定是世邀赛后叶修玩儿直播调戏小保姆。

(2)本章cp除了叶蓝还有刷屏的喻黄,不知道算不算cp的周江。

(3)第三人称视角,镜头随机换。

(4)并没有能玩的梗,没有大纲,想到哪写到哪,但并不会坑。

设定没问题,那就就往下走吧

   ↓

  大家好我叫许博远。

  自从我有天再看黄少直播的时候手残(不喻队我是粉不是黑)点进了叶不羞的直播间,我就再也没摆脱“小保姆”这个名号。

并且还人尽皆知。

  --------------【许博远:我一定要删了绝色这个号,不删我直播吃键盘】

  以上为题记。

3.

“二笔~”

许博远退出游戏。现在是午饭时间,大多数夜猫子都已经起来扒粮食吃了。许博远打算这次一定要在食堂里好好搓一顿,以慰藉他因某叶屡次受伤的小心灵。

嗯,今中午的饭,除了秋葵都要点一遍。

“起开!!不许叫我二笔!”

“那,大杀笔?”

“你再这样我就不请你吃饭了。”

“我错了。”

“好啦好啦,吃饭,走起!”

然而当许博远再次掏出自己的饭卡结账时,他才想起来。

二杀笔他从来没有请自己吃饭过。

小蓝小天使觉得自己生不逢时,委屈巴巴。

总感觉自己到哪都是被欺(tiao)负(xi)的那一个。

好在今天食堂里白斩鸡多秋葵少,他很快就吧这点小感叹忘的干干净净的。不错不错。

4.

许博远一登录“蓝河”,就收到了君莫笑的私信。

“蓝啊。。。”

“怎么了叶神?”

“你现在有空吗?”

“干嘛?”

“陪我下本去呗?”

“大神,你那边还会缺人吗?”

“人是不缺,保姆倒缺一个。”

“……sb滚。”

“蓝啊。。。”

“又怎么了叶神?!”

“你真的不和我下本吗?”

“不下,没商量。(围笑JPG)”

“材料分你一半?”

“不去。”

“六成?”

“我拒绝。”

“八成?八成还不行啊。”

“大哥,我是蓝溪阁的人。(继续围笑JPG)”

“蓝啊。。。”

“又双叒叕怎么了叶神?!!”

“你……”

“不!我拒绝!!!”

“其实我刚刚下副本爆到橙字光剑了,属性贼好……”

“!!!”

“嘿嘿嘿,叶神~”

“想要?”

“明知故问吗!”

“不能白给你啊,除非你去世界屏道大喊三遍‘我是兴欣的’。”

“emm。。。我不要了。”

“别啊,咱们还有别的选择,好商量嘛~”

“总感觉叶神你不怀好意……”

“怎么可能!”

“要是你实在不愿意喊,给我摸下屁股也行。(沉思JPG)”

“滚滚滚滚滚!!!”

然而最后某不愿透露姓名的许先生还是拿到了那把橙武。

反正叶某人又没规定不能拿绝色在世界喊话。

“蓝啊。。。”

“叶神你能不能一次性把话说完?”

“就是,下午开播的时候,你能不能陪我啊。”

“……可是我还要跟黄少一起下本。(突然激动JPG)”

“啧,话唠有什么好的。”

“你不懂!(\黄少/\黄少/\黄少/\黄少/\黄少/)”

“真不懂你们这些话唠粉唉。(猛地嘬一口烟屁股)”

“(ノ=Д=)ノ┻━┻”

“你为什么不做我的粉(捂心口JPG)”

“如果叶神你能要点脸,当然这不可能。”

“嘤嘤嘤,小蓝你不爱我了!”

“我爱黄少。”

“你别啊,黄少天他可是有夫之……额,我什么也没说。”

我去!说话故意说一半,这不是故意吊人胃口吗!

不对!

黄少什么时候成有夫之夫了!!!

“叶神!把话说完再走!(尔康手)”

“你黄少不让说。”

“!!……。”

“蓝你被周泽楷盗号了?(快醒醒)”

“啊,刚刚会长叫我了,先下了!(拜拜~)”

“嗯,好。”

“蓝?”【您的好友已下线,不能接收消息。】

“不在了啊。”【您的好友已下线,不能接收消息。】

“唉。来兴欣有什么不好。”【您的好友已下线,不能接收消息。】

“我把荣耀教科书送你还不行么!”【您的好友已下线,不能接收消息。】

“算了。”【您的好友已下线,不能接收消息。】

“拜拜。”【您的好友已下线,不能接收消息。】

5.

蓝雨药丸。

蓝雨乙烷。

以上两句,是此时此刻黄少天直播间里的刷屏内容。

十分钟前。

“上麦上麦!开打了开打了!快点快点快点快点快点快点!再有几分钟队长就要逼我睡觉了!鬼知道为什么最近队长的作息跟张新杰一样,睡的辣~~~么早!”

弹幕:

“虚空阵鬼表示不背此锅。”

“逼你睡觉♂啊~”

“日常屏幕脏了系列。”

“世界第一队长吹黄烦烦。”

“屏幕里一堆哲学符号是什么意思啊?还有烦烦什么鬼啦?叫少天哥!小蓝小蓝快点,开始了!我已经预感到队长又要催我了!”

“噢,好的!”突然被提名的蓝桥眼前的粉丝滤镜又厚了一层。

啊!黄少怎么这么帅!黄少怎么这么好!黄少怎么这么活泼可爱!啊!活着真好!

这个本不算太难,但真正做到完美还是有很强的挑战性的。

小蓝小同志就坐在一旁划划水,给黄少打打call,然后静静地看着黄少装逼就可以了。

“最后一个Boss了,打完收工!哈!看剑!看剑看剑看剑看剑看剑看剑看剑看剑!三段斩!弧光斩!连突刺!上挑!银光落刃!斩斩斩斩斩!”

作为一个资深黄粉,耳朵抗压能力就不必说了。

到时弹幕里有些孩子表示自己已经摘了耳机。

然而就在Boss红血时,声音戛然而止。

“……队队队队队长?(超小声)”

“少天,该睡觉了。”

“队长你还不睡啊,哈,哈”

“嗯,和少天一起睡。”

弹幕:

“我去跑圈了!诸君!”

“你不是一个人!ls+1”

“+2”

“+10086”

“+1008611”

“+123456789”

“+身份证号”

“一起♂睡”

“原地安详升天。”

“队长你,我……我开直播呢!我靠!快死了!”

Boss红血开大,抱起旁边一棵树来就抡掉了夜雨声烦半管血。这又半分钟没操作,眼看要挂,而红药还在冷却。

“我来吧。”

眼见的夜雨声烦开始龟速地跑了起来。

一边跑一边一点一点地蹭着Boss的血条,一点一点磨着,愣是没让自己掉一滴血。

真是好恶心的打法。

大概花了十分钟把Boss恶心死了,喻文州退出了游戏。

“那么今天就到这里吧,少天,说再见。”

“……大家再见。”

弹幕:

“这不科学。”

“惊!黄少十分钟内仅说四个字!人泯道丧?!”

“人性泯灭下一个。”

“呼叫江皮皮!你家队长又跑出来害人了!”

“哈哈哈ls笑死”

然后镜头就被扭到了一边,所有人只听到了一声“队长”一类似于脸滚键盘的声音。

蓝雨药丸,蓝雨乙烷。

【许博远:所以说这一章我除了打call到底干了啥?算了打call也挺好的。】

不知道自己要写什么。我好智障。

球评论啊宝贝儿们!

【叶蓝】举报!某知名up竟调戏我!(一)

(1)设定是世邀赛后叶修玩儿直播调戏小保姆。


(2)本章cp除了叶蓝什么都没有,下一章就不一定了。


(3)第三人称视角,镜头随机换。


(4)并没有能玩的梗,没有大纲,想到哪写到哪,但并不会坑。


设定没问题,那就就往下走吧




   ↓




  大家好我叫许博远。


  自从我有天再看黄少直播的时候手残(不喻队我是粉不是黑)点进了叶不羞的直播间,我就再也没摆脱“小保姆”这个名号。

并且还人尽皆知。


  --------------【许博远:我一定要删了绝色这个号,不删我直播吃键盘】





  以上为题记。

  

  又名《蓝河/蓝桥/绝色大大键盘吃几个啦?》





  1、


  许博远最近可以说是非常不爽了。


  每次他有机会跟着黄少边开直播边抢boss的时候,总有那么一个讨厌鬼(君·一坨移动的红绿色马赛克·莫·凑不要face·笑)来捣乱。


  “叶神你能不能要点儿脸!!!-------”





  “任务:每日抢蓝溪阁的boss一个(1/1) 获得奖励:【蓝桥春雪】的炸毛*1,随机获得【夜雨声烦】的文字泡*n。


  玩家自动忽视了【夜雨声烦】的文字泡攻击。”


  叶修一段的恶搞式解说让他的直播间内充满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的弹幕。


  不包括其中一些别具一格的:


  “烦烦真の萌die了!”


  “ls怕不是假粉,黄少在隔壁开了直播。”


  “我就是从黄少那边爬墙过来的。黄少那边文字泡太多了看不清/笑cry”


  “可以说是真爱了!!!叶黄头顶青天。”


  “emmmmm,就没人吃叶蓝嘛,明明很美味啊!”


  “ls有有有,炸毛什么的敲可爱!吞下这口惊天巨糖!”


  “楼上几位叶神还在呢,悠着点儿。”


  “哈哈哈哈不知道叶神怎么想。” 




  叶修整个人咸鱼瘫在座位上,嘬了口咽,一股生无可恋的气息扑面而来。


  “妹子们想的真多。。。你们开心就好。”


  自从世邀赛结束以后,叶修就像失去了梦想一般几乎要变成一只废叶修了。


  出去玩?---懒得动。


  宅在家?---闲的长蘑菇。


  去健身?---呵呵。


  对于小肚子越来越大的叶修来说他只想紧紧地抱住胖胖的自己。


  所以他就在第二个英文字母站上申请了一个账号,每天蹲点儿直播,id就一个“君”字。


  “本来我想叫君莫笑来着,可是万一你们都不笑,我这直播还怎么开。我觉得这不太合适。”


  叶修解释了一下id的来源,收获了弹幕里的又一波“哈哈哈”和“666”。








  叶修按点开播对蓝溪阁来说不是个好消息。


  叶修每一次上线,都意味着他们要失去一个boss。


  为了公会的利益,所有人一致要求春易老跟战队反映一下,叫职业选手来帮忙。


  而像黄少天这种一没有事干就闲的要死的人,当然是答应了他们。


  “哈喽大家好,我是黄少天!对啊就是你们想的那个黄少天!那么从今天开始我就要开直播玩啦!一般就是直播荣耀操作啊,抢怪啊,竞技啊,怼叶不羞啊什么的。第一次玩直播不太会,还请大家多包容啦!当然如果战队有事来不了,我也会和大家说一声的!还有还有啊,balabalabala……”


  “好的,既然如此那么,我们废话不多说,上游戏!”




  弹幕:


  “黄少啊啊啊啊啊啊啊!”


  “活的黄少啊啊!”


  “人生圆满!原地升天!”


  “prprpr光速去世!!!”


  “我觉得我此刻充满了理想!光看黄少直播我就能活到下一年!!!”


  “人活着就是为了黄少!!舔屏啊啊啊啊!”


  “哈哈哈废话不多说从黄少嘴里说出来还真是不一般的违和感/笑cry”


  “楼上是黑不是粉鉴定完毕(哈哈哈哈哈)”



  诸如此类,层出不穷。




  所以叶修和黄少天的直播就一直人气爆棚,热度不相上下。






  2、


  然后我们回到许博远这边。


  许博远操纵着蓝桥春雪走到叶修旁边。


  “大神啊……”


  “小蓝啊……”


  叶修学着许博远的语气感叹着。


  “叶神,这周兴欣抢的boss已经够多了,就不能让给我们一个吗……”


  “可以啊!”


  “唉唉唉?就这么答应了?不符合你的人设啊!”


  “其实我是想说,你想要boss,来我们兴欣就可以了嘛,全是你的。”


  “……”


  “考虑一下不?小蓝?”


  “滚滚滚滚滚!别叫我小蓝!你又不是魔仙女王!”


  (魔仙女王?远处的王某打了个喷嚏,两只眼睛瞪得一样大,算出一定有人在骂他。)




  直播间内:


  “完了,小蓝又炸毛了,不搭理我了。”



  弹幕: 


  “社会我叶哥,人懒还脸t,”


  “哈哈哈ls笑死。”


  “边打游戏边打情骂俏,这波操作骚。”


  “哈哈哈论蛇皮走位我只服叶哥。”


  “楼上大眼爸爸不服!”


  “叶蓝党猝死。”


  “叶黄不服!”


  “周叶不服!”


  “韩叶不服!”


  “叶王叶不服!”


  “叶喻叶不服!”


  “all叶不服!”


  “哈哈哈ls老奶奶不扶就服你”


  “楼上们社会,社会,是我们输了/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韩寒画花韩红后悔画韩寒”




  “刚刚撇了一眼弹幕,吓了一跳。原来我还能脚踏那么多条船。还有all叶是什么意思啊?”



  “就是叶神人缘很好,跟所有人都是朋友。{doge脸}”


  “嗯对没错是这样的”


  “对对对就是这样没错(邓1.5倍速摇)”






     tbc





  留句评论吧我ballball你萌了!!!










【双花】恶俗的忘爱症

国庆快乐,emmmmm,大脑放空的我不造自己在写什么jb玩意儿。

看不到最后你永远也不知道这事he还是be。

有一句话喻黄,老叶家里那位请自行脑部。

总之是忘爱症。



任务圆满完成。

作为在前线的特工队,每一次出任务,都意味着几个生命的终结。

这次任务完成的不错,伤亡并不多,但最大的损失是——

王牌,代号百花缭乱,伤势严重。


充满难闻的消毒水味的重症监护室里。

”医生,他的情况怎么样?“

“伤者昏迷不醒,与脑部想受到极大的创伤有关……”

“说重点。”

“可能变成植物人,甚至……死亡。”

“可能?”

“嗯,但是不发生这种情况的几率很小。而且,可能会有后遗症。伤者目前生命迹象明显,没有意外情况的话,应该不会有多大的问题。但如果一天半以后再醒不过来,就应该是植物人的特征了。要知道,植物人苏醒的概率很……”

“我知道。”

叶修推开房门。

“你应该也听见了吧。”

“嗯。”

“那这里就交给你了。”

“好。”

叶修从口袋里摸了根烟,想了想又放了回去。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

“你也别太绝望,医生不是说了能醒过来吗。联盟那边已经在处理这件事了,你这几天就安心在这伺候着就行。”

“嗯。”

叶修看着他。他的嘴角在这不长的时间里生出了明显的胡渣,脸上有些发白。叹了口气,轻轻起身把门带上。去厕所抹了把脸,稍微清醒了一下。

“呼,还好哥和家里那位都不是前线上的人。”


可百花缭乱——也就是张佳乐确实逃不过幸运e这个怪圈。

植物人,需要很大的机缘巧合才能唤醒,可以说是只能听天由命。

日复一日的照顾着,丝毫不见起色。

大概是皇天不负有心人,还是说命里的红线没有断,张佳乐竟然有一天在感受到自己的手被人握在心口时悠悠地睁开了眼。

躺了这么久骨头都快被软化了。张佳乐抽出那只没有被扎上针管的手,揉了揉自己的脖子。

“乐乐?”

“还记得我吗?”

emmmmm。。。这谁。张佳乐没去理他。

不过这人好像看起来有点熟。

搜刮遍脑海里的每一个角落,没有这个人的影子,到是有些记忆就像断片儿了一样空缺着。靠,该不会是狗血又恶俗的失忆吧。不过黄少天、喻文州、张新杰和韩文清我都记得啊,张佳乐觉得自己此刻宛如一个智障。

医生不久就赶到了。

“哟,二乐,哥还以为你不舍得醒过来了,来来来,看你还记得我不?”

“少来,就算忘了全世界都不会忘了你这张欠抽的脸。哎,烦烦怎么没来?真是不能做朋友了。”

“你才刚醒没多久,我让少天在隔壁等着,怕吵到你。”一旁在给张佳乐检查的喻文州笑了笑 ,从语言中流露出的宠溺快要把张佳乐再恶心晕一遍。

“你还知道他吵啊,我还以为你觉得他哪儿都是完美的。”

张佳乐抚了抚因为长时间没说话突然开口有点缺氧的胸口,顺便作势道:“我还以为他要辜负我的爱呢!心痛到无以复加jpg。”

“你可悠着点,考虑一下旁边那位的感受,一醒来就嚎着自己爱别人,我听见雨滴落在青青草地哟……”

“喵喵喵???”

张佳乐头上出现了具体化的三喵问号:“什么鬼?”

回头看了一下坐在自己旁边的那位:“额,请问你是……”

空气突然安静了。张佳乐感觉到那个人的手用力地好像要把病床握断。

“张佳乐你不记得他?”

张佳乐一脸懵逼地看着叶修错愕的眼神。看看一旁的喻文州,也是皱起了眉头。

”情况,可能比我们想象的要复杂。“


从其他人口中得知那人叫孙哲平。

据说还是他以前的恋人。?

什么玩意儿。

不过张佳乐仔细看孙哲平的脸,确实是自己喜欢的那种类型,这就有点儿奇特了。

去挖黄少天的墙角,本来是被喻文州警告过不要告诉张佳乐的,却是一不小心说漏了嘴。

结果可比他自己想的要恶俗的多。

”哈哈,哈……其实也没什么哈,就是,就是,内什么忘爱症还是什么来的。“

黄少天受张佳乐的逼迫,尴尬地努力挽回着局面。

但事实上已经来不及了。

眼下张佳乐已经开始百度起了忘爱症。

”忘爱症候群,指由于某种原因忘记了最爱的人。一直在拒绝对方是此病的特征。不论回忆起多少次都还是会再度遗忘。得了忘爱症候群的人也不会再爱上别人,即使爱上了也会一次次的忘记。“


张佳乐的运气可以说是短板,但这回还真是挺幸运的。除了忘爱症,身上确实没有别的毛病。

就是,张佳乐感觉自己的记性变得差极了。比如,又忘了自己身边的那个人是谁。

作为王牌特工,伤好了,就意味着又要搭上性命去冒险。但他早已习惯了这样的生活。像他们这样行走在刀尖上的人,谁又可以保证自己能活得到明天呢?

”呸。“

张佳乐吐了口唾沫。干涩的口腔中唾液都变成了泡,他拧开旁边递过来的水,想都没想就咕咚咕咚地灌了下去。灌到口中不再发苦,这下了皮筋重新把自己的小辫扎好,张佳乐才意识到一个问题——

自己为什么会那么熟练地接过那瓶水?

”额,谢谢你的水啊,内谁……“

”孙哲平。“

”哦,谢谢你啊孙哲平。“

其实张佳乐已经奇怪这件事很久了。自己睡觉前总会默念一个名字很久,告诉自己一定要记住,一觉起来又消失的无影无踪。更令他抓狂的是,早上起来他竟会无意识地对着空气念早安,也会会下意识地摸摸身边的空床。

见鬼了。


睡不着。

张佳乐抓着头发从床上起来,踢踏着鞋披了件风衣向天台走去。这几天没有任务,难得清闲,可以睡个好觉,张佳乐缺失眠了。

一步步跨上不算新的台阶,推开了天台的门。

”咳咳咳咳!“

今晚上没有风,所以囤积的烟雾迟迟散不去,直直地扑向推门而出的张佳乐。

”谁在这里抽烟啊?“

”乐乐?“这个人,好像叫孙哲平来着,应该是今天给我递水的那位。

看到张佳乐来,孙哲平立马掐灭了烟。

事实上张佳乐讨厌这个称呼。但被他说出来就莫名其妙地接受了。

”喂,你说,如果我忘记了一个人,而且我以前很爱他,他会不会很难受?“

”是很难受。“孙哲平笑了笑。

”有什么解决方法吗?“

”不知道。“

这些天孙哲平又何尝不是到处询问,却依旧没问出什么来。倒是看着网络上的一些小说里有写,但是代价是要自己死。孙哲平觉得太不靠谱了。这种奇怪的解决方式,也就只能是小说里才有的。

但他不知道的是人生,何尝不是一本小说。


张佳乐看了看手机,已经到了十一点半。

自己竟然和那个叫孙哲平的人一起看星星看了一个半小时。不过这个人好像明显有故事,张佳乐已经对他的故事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孙哲平。“

鉴于自己记性不好,为了保险,张佳乐把这个名字输在了备忘录里。才坎坎垂下了眼睛。

梦里长的像另一个自己的周公对他说了一个秘密,太模糊,没听清楚,只记住了一些断断续续的词汇。

”曾经……孙哲平……恋人,……会死。“


一觉起来,除去一个奇怪的梦,一切都很好。

张佳乐打开手机看了下时间。

对了,我好像在备忘录里写了什么。

孙哲平???这谁?

张佳乐反复检查了手机,确定它没有被别人动过。

这难道是自己抽风或中邪臆想出来的名字?

算了,反正这事自己已经遇到过很多次。

一串敲击房门的声音把正在神游的张佳乐吓掉半条魂。

哆嗦着打开门,是一个自己没见过的人。

“换好衣服,有紧急任务。”

“嗯。”

“……知道我是谁吗?”

“知道啊!”停顿了下,“走通知的呗。”

那人脸上的表情明显从一瞬的惊喜变为失落。

“内个……你是不是叫孙哲平啊。”

“你记起来了?!”

“不是,我的备忘录里有这么个名字,就随口问问。”

“呼。”孙哲平垂下了眼,“你快收拾吧。上面说了,你这次任务完事了以后就可以过上正常的生活了。”

孙哲平说的轻松,所以张佳乐不会知道他为了这件事下了多大的力。

“嗯。”

怎么活不是活,多年的磨练已经让张佳乐置生死与度外,要说牵挂……

应该是自己忘记的那个人。


经过反复的试探,双方终于有了正面冲突。面对压倒式的局面,敌方不得不躲进树林打游击战。

一颗颗手雷在张佳乐身边炸开,他灵活的躲过,长腿在空中划过优美的弧线。张佳乐在实战不仅有经验和实力,而且打得十分漂亮,场面绚烂的可以直接观赏。

对方开始了走位战术,利用了周围茂密的从里,十分卑鄙。

可战场就是个你死我活的地方,兵不厌诈。

张佳乐一边注意着队友的位置,一边开枪射击。

奇怪的是,自己竟然和身边的孙哲平有着天然的契合。

现在哪管得上这些,张佳乐利用这个优势,扫下敌方数十人。

不愧是王牌。

张佳乐脑袋里忽然出现了一个词。

繁花血景。

这个词……

突如其来的头痛侵入了四肢百骸。

就在这一瞬间。敌方知道自己扛不住了,拼劲全力,一发狙击子弹朝着张佳乐飞过来。

等到他觉察,为时已晚。

子弹越来越近,即将撞上张佳乐的脖颈。

瞳孔渐渐放大,眼前却突然出现了一个人。

当他缓缓倒在张佳乐身上,左胸口流出汩汩的红色时,张佳乐记起来了。

孙哲平。

孙哲平……

孙哲平!!!!

是我最爱的那个人。

所以为什么我会不认识他,为什么我的手机里会有他的名字。

问题有了答案,就要付出代价。

子弹正中左胸,没有救了。

孙哲平吃力地睁开沉重的眼皮:“乐乐……记起我了么……”

“记得,记得,我全都记起来了!”张佳乐用颤抖的手捧住他的脸,“你坚持,坚持住,我们这就回家,再也没有危险了!”

然而这种催眠连张佳乐自己都骗不过。

“呵呵……早知道这样能让你想起来,我不如早去死……”

“你,你瞎说什么啊!你怎么会死。”

“乐乐?”

“我在。”

“我爱你。”

“嗯,我也是。”

“记住我。别再忘了。”

“好。”

10·

张佳乐离开了联盟。

他找了一个安静的地方,种了些花。

多年来积攒下的钱够他衣食无忧一辈子了。

每天浇花,打扫,到孙哲平目前说会儿话,打开笔记本,把自己和他的点点滴滴记成小说,来纪念他们的曾经。

直到故事完结了,也应读者们的要求写了番外,张佳乐觉得自己是时候离开了。

服用了一整瓶安眠药,张佳乐躺在床上,笑的很幸福。

可以说他们是陪着对方走完了一辈子呢。

11·

“滴滴,滴滴——”

是心电图工作的声音。

“乐乐。”

“张佳乐?”

面庞逐渐放大。

“还记得我吗?”

眼前的男人带给张佳乐的只有熟悉的感觉。

“额……不记得。你是?”

男人透露着憔悴的脸失去了最后一丝血色。

他紧紧咬住下唇,直到失血发白。

“哈哈哈哈哈哈哈骗你的,大孙,我怎么会忘了你呢?就算我不记得叶修那张欠揍的脸也不会舍得不记得你啊!”

张佳乐回想了一下,好像,自己是从霸图出来以后被车撞了来着。

“不好笑,以后别开这种玩笑了。”孙哲平却是笑起来,摸着他的头。“感觉怎么样了?”

“除了头还有点痛其他都挺好的。”

张佳乐蹭了蹭他的手掌。

“下次小心些。”

“嗯!哎,大孙,我和你说,我做了好长一个梦哦!”

“有我吗?”

“当然了!”

“说来听听?”

“好!”

12·

你怎么知道这是不是梦?

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码了三个半小时还被吞了结尾,敲累,不要脸地求夸奖和评论】




我又一发入魂。。。。。
天啊我手在抖

产量玄学!
半夜一发入魂的心情谁能体会!
啊啊啊啊啊prprpr

单篇完结 【孙哲平日记】

重发,捉了两个虫
吃我甜饼,联盟药丸
cp主双花,有少量喻黄,韩张,一句话林方出现,tag就不占了
又名《一觉醒来张佳乐又在作死》
《每天都能看见张佳乐作死》
《张佳乐的花式作死法》

1月24日
张佳乐这个sb。
每天不作死就会死。
然而我为什么会喜欢上这个sb。
妈的张佳乐,艹

2月13日
今天张佳乐又作死了。
闲的没事一脸鬼鬼祟祟地来我这边,美其名曰:避风头

我:说吧你又搞什么事了?
sb:我没。。。
我:(看着我的眼睛)【o_0划掉】……
sb:好吧……我今天上午用了一下张副的闹钟,一个手滑调成了晚上十二点响铃还忘了调回去。下载闹钟被张副拿回去了。
我:很好,你完了。
sb:大孙我怕……
我:你怕就对了。啧,韩文清要是把你打得半身不遂了,我可能考虑下养你。

妈的,说错话了,张佳乐把头低下了。
我给张新杰打了个电话,说了一下。
我:算是保证了你一命,不过你估计得加训。
sb:我没死,证明我已经很幸运了!
我:屁话,你跟幸运八杆子打不着。
sb:大孙你不能这样。。。

总的来说,张佳乐虽然二了点,但还是很可爱的嘛。

2月24日
二乐乐,生日快乐。
今天给张佳乐送了两盆花,他很喜欢。
还脸红了。
你这样我会想亲你,你这是在作死知道吗。

3月5日
张佳乐又他妈作死了。
明知道自己运气不好,还跟黄少天玩儿骰毒。蓝雨的那对狗男男,就知道欺负他。关爱智障儿童懂不懂?
我差点就真以为他跟我表白了。

sb:大孙
sb:我喜欢你
我:你没病吧!
我:说真的?
就当我的“我也是”即将发出去的前一秒
sb:假的。
我:艹
我:下了一跳。
sb:嘿嘿,跟蓝雨的人玩骰子,他们合伙欺负我,大罚小,这不输了嘛,选了个大冒险。
我:他们就算不欺负你,你也会输的好吗
sb:我靠,大孙,是朋友吗?

我本来就不想只跟你做朋友。

我:那你有喜欢的人了吗?

他好久没回答我。

sb:有了
我:谁
sb:不告诉你

妈的。
我摔了那个刚买的杯子。
真他妈惊喜,呵呵。
我想手撕了,那个混蛋。
别误会,那个混蛋指的是张佳乐喜欢的人。

3月17日
张佳乐今天又作了什么死?
呵。植树节,我叮嘱他离黄少天远点儿,可他不听。
跟黄少天去种树,黄少天被树砸崴了脚,张家乐那sb被划破了腿,老长一道口子。
妈的有点儿心疼。
黄少天被喻文州走了,张家乐那个傻逼就只有我来处理了。我抱着他回霸图,想不到张家乐表面很瘦,其实超他妈沉。到现在我手还酸。
不过他出事了,能想到我,我还是很高兴的。
嘿嘿,今天的张佳乐也脸红了。

4月1日
没错,这个日子张佳乐怎么可能不作死?
今天他跟林敬言说韩队吩咐他上午不用训练。林敬言那个傻逼,当时睡懵b了,就信了他的鬼话。结果两人都被一起罚加训。
他把这事儿说给了黄少天,结果又被黄少天嘲笑了一通。
然后就来我这儿求安慰。
然后我想到一个问题。
他是不是喜欢黄少天啊??!
人家可是有夫之夫啊,张佳乐你妹的。
好气,可是还要保持围笑【^_^划掉】

4月30日
今天张佳乐竟然没作死。
好吧,严格意义来讲他作了,并且死了。
我竟然和他有巨轮了,爱情巨轮啊!
30天内聊天最频繁的,竟然比过了黄少天book思议。
然后这个傻逼为了让巨轮不翻半夜QQ上找我聊天。
然后被起来上厕所,顺便查房的张新杰抓了个正着,加训。
我问张佳乐为什么张新杰半夜不睡觉。张佳乐说:别问我为什么。并送给了我一个哲学符号。
我好像懂了。

5月11日
今天张家乐也在作死呢,
好吧,我也作了一把吧。
我跟他表白了,很普通的一句“我喜欢你”。
张佳乐跑了,并不小心摔了一跤。
妈的,酒喝多了,头疼。

5月20日
准确的说是凌晨5点20分

                      5:20
sb:大孙
sb:看时间
sb:我给你的答复

我他妈……谁能形容一下我有多激动!
你能吗?你不能!
我当时打了个车就过去了,我感觉我是飞着过去的。
张佳乐早在霸图门口等着我了。韩文清给他开了一天假,干的漂亮。
5月20日,阴,有一点细雨,非常舒服的天气。
我会记住这一天的。
因为张佳乐同志今天作了可以说一生中最大的死。
只要他落到我手里,我不会放过他的。
不急,慢慢来……嗯。。。

6月1日
听这日子就知道张佳乐今天一定会作死。
那么他今天又作了什么死?
很好猜,他要我陪他过儿童节。
我问他,你是五岁的儿童,还是十岁的儿童?
他说:废话,我当然是三岁的儿童。
我看你就是个智障儿童。
然后他就被加训了。
哈哈,我的小傻瓜。

7月7日
让我来看看这今天张佳乐又作了什么死。
七夕嘛,我和他当然开启了秀恩爱模式。
当然,秀不过蓝雨的死基佬……们。
呵。
反正一整天联盟里的女性眼中都闪着吓人的光。
戴妍琦送给张佳乐一个包裹。
我劝过张佳乐不要拆,他不听。
因为今天七夕,所以各个战队都私心批了一天假,老林找方点心去了,这sb也就来找我了。
当着我的面,拆了戴妍琦的包裹。
还是在刚洗完澡之后。
一包tt,一瓶润滑。
张佳乐的脸刷就红了。
呵,以为我没准备吗?
为了不吓着他。我还把我买的那些藏在了衣柜里。
嗯,但我们不能浪费东西嘛。
物尽其用,嘿嘿。

8月10日
张佳乐今天作死又捎上了一个人。
黄少天。
是我管教无方了,你说是吧喻队。
这不两个人不知道是谁先起的哄,两个sb拿着生日蛋糕往对方脸上呼,扔了一地的蛋糕。
于是被扫地的大爷骂了一顿。
哈哈哈哈,蓝雨连扫地的都是男的。
不过张佳乐没受伤就好。

8月17日
张佳乐……
作死作出了新高度。
谁告诉你我生日要把你自己送给我的!
还他妈是女仆装!
是不是戴妍琦,是不是!你告诉我,我一定!
好好感谢她【划掉】
放柜子里的东西终于有用了。

9月23日
张佳乐,作死也要有个限度好吗。
就为了黄少天,要和我吵架?
我!就是吃醋了!
很大的醋!
我不说你就不懂吗?
笨蛋!

10月10日
还在冷战。
张佳乐,求我一下会死啊?

10月17日
张佳乐,我错了还不行吗,搭理我一下吧。
我都跟你认错了。
原谅我吧。

10月23日
哈哈,终于和解了。
果然没什么是一顿♂解决不了的。
如果有,那就两顿。
小戴真是个了不起的人物。
张佳乐持续作死中。
巨轮又起来了。

11月7日
巨轮持续稳定中。
最近张佳乐并没有作大死。
而是我,我要给他准备一个惊喜。
日记近期就不写了。

1月30日
新年快乐。
张佳乐。
张佳乐答应我的求婚了。
我想一辈看他作死,毕竟我还要收拾他捅的篓子嘛。
傻逼张佳乐,答应了我就是一辈子的事了。
我爱你。

评语:
大孙你可真够傻的。不过原来暗恋乐哥我这么久啊!有点小感动。
还有一件事忘了告诉你,其实是那天大冒险的内容是向我喜欢的人表白。
傻大孙,还说我傻。
我也爱你。

冒个泡证明我还活着。
最近我要日作业(还要日狐狸),就不写东西了。
爱你们么么扎♥

第二部分。
上篇走这里:http://wulixiaochunjiez.lofter.com/post/1eceb969_10da7fc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