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li小纯洁z

521,阿爸阿妈互吃飞醋,以及红叶和白狼的杀人现场(哈哈哈哈哈哈哈)

海风 【双龙组】he妥妥的

仿佛这沿海一带都是多灾多难的。
古老的预言证明这个村子近几年会有许多大灾难。上天会给予他们机会免于灾祸,日后便是和美的日子。
荒觉得,日子快到了。
----------------------分割线------------------------------
荒果真是不负众望的。
某年,荒说,飓风。
邻村被卷得尘土飞扬,这个村子却相安无事,人们只是感到了一丝和煦。
某年,荒说,暴雨。
临村的庄稼几近被淹死,这个村子的植被却因为雨水长得更茁壮。
某年,荒说,地震。
邻村死伤数人,这个村子只是打碎了几个茶碗。
村子里的人将荒奉为神袛,朝拜他比对去世的父母还真诚。但荒不明白,他只是说了上天告诉他的预言,并没有在做什么。难道是这个村子格外特殊吗?
次年。某日,每当这个时候,村里会有一场祭祀,领头的便是预言之子。预言之子,会根据神的指导,告诉村民今年的福祸。
这是一件非常隆重的事,所以在五日之前荒就开始准备了。只是听说前一阵子山上的某座神庙倒了一大半,这是一件非常不吉利的事。村民好像也并不打算重修,毕竟预言才是大事。祭祀马上开始了,荒没有时间关心这个。
五日之后,祭祀开始。
所有人都穿上了长袍,将家里所有金银细软全戴在了身上。荒穿上上了红色神袍,跪在神明的立像面前。四周环绕着村里的长老,露天祭台下是人山人海。
“咚——,咚——,咚——”
三声沉重的钟响,村民全跪趴在了地上。头部贴地,表示尊崇。一瞬间,就只能听见风的声音了。
荒拿起手中的银铃,轻轻摇起来。
他仿佛进入了浩瀚的宇宙,以上神的视角观看苍生。时间加速推进,直到再也前进不了。
荒缓缓睁开眼,转身,向祭台下悠悠地说:“无——忧——”
村民们不能平静,都争先恐后地磕头以示对神的感谢。
既然神之子说了,今年便一定是平和了。
但荒不知道,如果有人硬要逆天改命,神也是管不了的。
-------------------------分割线--------------------------
疲惫了一天的荒,坐在树下。
他已经好几天没来过这儿了,这几天因为祭祀起早贪黑,却是没忘掉自己与风神的约定。不知他今天会不会来。
荒爬到树上,扯了一片叶子,含在嘴里。一会儿他又跳下去,走到屋檐下。
“我不是你妈妈哦,但我可以像妈妈一样爱你。”
荒笑了,坐下,脑子里回忆着与他初见的情景。
“一目连。”念着这个名字,自己已经好多天没有见到这个名字的主人了。
他好像有些想他了。

*我好像埋了伏笔
*下章有咸鱼王和某个小姑凉(猜对了没奖,提示,sr)出没
*恩,荒哥风光不了几天了
*努力,加油,使劲吸产粮欧气,希望给自家狗子抽个崽,给老茨找个挚友(想什么呢)
*我仿佛立了个不大不小的flag




做一个群宣,一个吃枣药丸的破寮,群号截图上有,敲门砖是你中意的式神加推荐人加在哪看到的,比如:老茨,小纯洁,乐乎
么么哒小可爱们,来找我玩啊!
(会随机掉落小剧本的哟)

海风 【双龙组】he妥妥的

1、ooc有的(大如山)

2、he妥妥的,cp单一,荒×一目连,注意避雷

3、年下,某不知名小村庄设定,温柔美型受神马的可好吃了

(一)

“哗啦啦——”   “哗啦——”

海风带着一丝腥味,打在脸上。  是海的味道。

海水打着银白色的卷儿,死在沙滩上。

”真好听。“

少年抬头:”真好听的海浪声啊。“

他起身,拍打拍打了身上的沙子:“你说是吧。”

回应他的只有一阵风。

“你知道么?那是风在对海唱歌呢。”

“风说,要永远陪着海。”

少年叹了口气,转身离开了。夕阳下,他的身影分外孤独。

地上少年坐过的痕迹,一点点,被风掀起的沙盖了个严严实实。

好像什么也没发生过,少年也从来没有来过这儿。

海浪起了,又落下了。

(二)

去年 预言者占卜,预测到预言之子会降临在这个小村,让小村从此免于灾祸。这无疑是一个巨大的好消息。被预言者是一位大户人家的女子,与丈夫结缘后于今日成功产下一子。小孩取名为荒,荒芜的荒,荒野的荒。他没有任何姓氏,因为凡人的姓氏配不上伟大的神灵。

荒果然与众不同,一出生,周身就环绕着一股龙的气息。

这孩子,理应是非常受宠的。但一件事,给予了他不仅仅是身体上的打击。

荒在十几岁的时候,父亲出海失踪了,母亲也患上了一种奇怪的病。这种病让人生不如死。但是荒预言到母亲的病是可以治好的,于是荒将她关进了一个小屋,收起了所有尖利的东西,以防她自杀。但母亲还是死了,荒亲手杀死了她。

那天村民来拜访预言之子,以求来年的平安。荒坐在最上方,接受着所有人的朝拜。”啊啊——“忽然,母亲凄惨的叫声从小屋中传出。荒跳下神座,向母亲的小屋跑去。村名紧跟其后,想要一探究竟。

”母亲!“荒撞开房门,看到母亲正拿着一根木刺。她实在忍受不了了,摔断了木桌,找了一根尖利的木刺,扎在了自己的手上。

”杀了我……杀了我吧!“

”不!母亲,您冷静一点!这病是可以治好的!“

”求你了……我等不了了……杀了我!“说完又要将木刺拔出,扎向胸口。

”不!“荒急忙将木刺的另一端抓住。

”杀了我!!!“

这是荒听到的母亲的最后一句话。因为,母亲向后仰,松了手,荒一个重心不稳,将那根木刺,扎入了母亲的左胸。

”神子大人,您没事吧……“村民探出头,却在看到眼前这一幕时大惊失色。

”预言之子杀害了自己的母亲!!!“

(三)

最后荒被正名了,但这件事终究还是在荒和村民心中留下了阴影。

没有人敢接近荒了,除了每年的占卜。

”哎。“荒叹了口气,望着阳光明媚的上空,”要下雨了。“

他坐在屋檐下。眼前是一颗开满鲜花的桃树。花瓣从枝上轻轻一抖,随着风掉了下来。

那股风将花瓣护送到地上,来到了荒面前,轻轻地撩起了他那不听话的发梢。

像妈妈的手一样。

”我不是你妈妈哟,但我可以像你的妈妈一样爱你。“

好漂亮的人。荒这样想。那屡风轻拖着一个人,在荒身旁缓缓降下。那个人有着碧绿的眼睛,淡粉色头发不像荒一样,是柔柔顺顺地落在肩上的,身上绕着粉红色的龙影。

尤其是他的笑,不媚,却是满满的温柔。

”我叫荒,你叫什么名字?“

”我是风神。“

”你叫什么名字?“

”你这孩子,还真是执拗呢。“他笑笑,”一目连,我的名字。“

”一目连……“荒念了几遍,将这个名字死死记在心里,”我喜欢你的名字。“

”谢谢。“一目连揉了揉荒那有些扎人的头发。

”你住在那里?“荒虽然很享受,却还是避开了一目连的手。小孩子才会要人摸头。

”我住在山上。“

”你以后还会来这儿陪我吗?“

”我一直在哦。“

云彩迅速聚拢,霎时间,如丝的细雨落了下来。

两个”人“依旧坐在屋檐下,尽管从屋檐上漏下来的雨水沾湿了衣服。

 

 

 

 

 

 

来吧朋友们,有木有一张ssr都没有的小伙伴,举个爪(我怀疑这个垃圾游戏根本没有ssr)

嘤嘤嘤,米娜桑们点梗嘛

我现在脑子里有好几个梗,狗崽的be,酒茨的艰难的he,双龙组的可he可be,小可爱们想看什么,都可以说,只要不拆cp就行,梗,随便点。【幼儿园学前班文笔的我】

我站的cp有,狗崽,酒茨,青夜,双龙组,灯刀,晴博,觉草,黑白

话说小可爱们有全中的吗!!!逆了的不要紧,吱一声就行。

不归人(三)【BE】-ending

(三)

信---------------------------------------------------------------------------------------

狗子:

你要好好活下去。

                                     -----------爱你的妖狐

------------------------------------------------------------------------------------------

10·

阿爸越来越欧了。自从大天狗,妖刀姬,花鸟卷以后,又有了青行灯,辉夜姬,荒川之主。妖狐渐渐被替换了下来,很久没有再上场了。妖狐说,很好啊,很清闲。可大天狗看得出来,妖狐,怀念以前的日子。

黑晴明不像以前那样和善了,残忍冷漠的本质逐渐显漏了出来。

时间会改变一个人,虚荣也是。

大天狗没有再把面具带上,因为妖狐喜欢他本来的面貌。

所谓岁月安好,其实是个残忍的词。

因为回忆越暖,心就越冷,越痛。

11·

近来寮里发生了一件事。

黑晴明最近这两天发现了一个地方,叫做神龛。

它可以将黑晴明不中意的式神反魂,换来御札,兑换黑蛋,白蛋或者万年竹。

黑晴明所有的sr式神都集齐了,除了万年竹。

霎时间,寮里的n,r式神,除了狗粮都被反魂了。

可是还不够。

黑晴明没有符咒了,寮里也没有闲式神了。

除了……

听说,式神被反魂了图鉴还是会有的。sr也不例外。

所以,反一只又不会怎样,反正一是个闲人。

黑晴明笑了。

12·

狗子毛又掉了不少。

妖狐看着这些毛,觉得浪费,便想拿这些毛给大天狗织件披肩。然后想了想又用自己往年掉的毛织一件情侣装,好闪一闪寮里的狗眼【呸】

妖狐觉得自己真是个效率派。只三天,就做好了狗子那一件。

鉴于这三天都没出去过,妖狐决定出去秀一把。

可是奇怪,寮里的人呢?

以往热热闹闹的寮,现在只有几个人。

妖狐左看右看,只发现了一只扫地的帚神和坐在池塘边掩面的【四星】河童。

妖狐伸出爪子,拍了河童一下。

却见河童直起身,泪如雨下。

妖狐懵了:”怎么了?“

”呜呜呜呜……鲤鱼精小姐……我再也见不到她了。”

“发生了什么事!”妖狐眉头一皱,总感觉有什么不好的事要发生了。

“前两天……阿爸把她反魂了!没事,反正我就是个狗粮,再过几天就会被喂给别的式神。这样我就可以去陪她了……“河童眼神发空。

反魂 ?那是什么?

虽然妖狐不知道反魂是什么,但一定是一种可以让人消失的东西。

“所以说寮里消失的式神都……”

妖狐哆嗦着,头也不回的飞快的跑回了房间。

13.

“妖狐?妖狐!阿爸叫你过去!”

当妖狐看到黑晴明那涂得黑紫的脸和狭长而抱有一丝歉意的眼睛时,他就意识到了什么。

“崽,今天午饭你想吃什么!”黑晴明打开了扇子,遮住了嘴巴。”什么都可以哦,你也是寮里的老人物了,犒劳一下你也是应该的。“

”什么都可以?“

”什么都可以。“

妖狐沉默了一会儿。

”我想给大天狗写封信,可以吗。“

哦呀,妖狐果然已经知道他要干什么了。黑晴明扇子下的脸笑得不怀好意。

”写吧。“

------------------------------------------------------------------------------------------

”就这样吗?“

”还有这个。“妖狐脱下披肩,”帮我转交给他吧。“

”好的呢,那我们开始吧。“黑晴明合起了扇子,”对不起,崽崽。“

14.

大天狗回寮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他没有与其他式神一起回去,而是采了一手鲜花。妖狐那么爱美,看到这些花,会开心的吧。想到这里,大天狗嘴唇微微勾起。

”?“大天狗皱着眉看寮门口那个不认识的式神。

”啊啊,您就是大天狗大人吧。这是妖狐给你的。“

”嗯,你是……“大天狗接过披肩和信。

”啊,忘记了自我介绍。“这妖挺起修长的身躯,”我乃万年竹。“

万年竹?不就是那个阿爸一直想要的式神吗。真不知道谁那么倒霉,又被阿爸反了魂。

算了,关吾什么事?只是妖狐,没想到他还挺贤惠的嘛。

大天狗道过谢,向寮里走去。这封信……吾要和吾的崽崽一起拆开,看看他到底想对吾说什么。

想到妖狐染了一层红晕的脸,大天狗心情变得特别好。

”崽崽,“大天狗勾起嘴角,笑着低语道,”吾爱你。“

15·

不归人。

月色正好,一地斑驳。

是谁无法入睡,在黑暗中,低声呜咽着。

悠长的呼吸,深沉的梦。

只是回荡着笛声,或喜或悲。

化作一道看不见的影,

肝肠寸断,静静等候着

不归人。




不想说什么了。最近总看到一些话,什么gz怎么怎么不好,gz粉怎么怎么素质低,我只想说,我们个人萌个人的不就好了,你管那么多。若不是有些人拿难听的话说gz,我们又怎会闲的无聊跟你撕逼。如果说你萌一对cp就要全世界都萌的话,只能说明你心里有问题。【以上,不包括那些素质真的很低的gz粉,他们不配萌gz】

所以说,我还是安安分分的产粮玄学好了。【一秒从阴郁系变为深井冰】

话说这个本来能he的,不过小纯洁我还是在he的悬崖边上刹住了车。【憋问我为啥,我小伙伴心理变态特喜欢看be,几乎就是看不了he那种,哭】

米娜桑们要冒泡喘口气呀!求小心心。【抱过挚友小天使并波叽了一口】


【作者已被鬼葫芦呸死】

摸了几张手绘,小可爱们起来吃粮啦~
先放颗糖甜着,后天甩个大刀子。
【我爱狗崽,真的】【笑】【笔芯】

握草啊啊啊啊啊~
花了一下午码好的文被lof这个黑洞受吞掉了
好气啊啊啊啊啊啊
难道天不让我be?

不归人(二)【BE慎入】【幼儿园学前班文笔】

attention:1,这里阿爸是黑晴明

2,这里是be,本章有糖倒是真的。看不了be的小伙伴们可以只看着一章

3,上一话戳头像

(二)

妖狐发现这只狗子很讨厌。

每次叫他,他都会跟没听见或者反应迟钝一样,要么不打理妖狐,要么好长时间才能晃晃悠悠的转过头来。

“喂,你是不是对小生有意见啊!”

“说你呢!”

大天狗这次居然飞快的转过头:“吾名为大天狗。”

“是是是,大天狗大人,回答问题。”

大天狗顿了一下:”吾不讨厌汝。“

妖狐咧咧嘴:”你怎么比小生还zuo,张口闭口都是’吾‘啊’汝‘啊的。整的自己跟个古人一样。“

”这是吾追求的’大义‘的一部分。“大天狗,“吾需学习古仁人之心。“

大义?小生呵呵你一脸,你咋不上天。

”既然你不讨厌小生,为何不愿与小生说话?“

”好吧小生知道又是大义。“

”……不是。只是不值得。“

握草,这狗子是在骂小生么!

”呵。“妖狐媚笑,打开手中的折扇,淡紫色的尾巴翘起来,忍住对大天狗脸的嫌弃,”大人为何觉得不值?是小生不够美么?“

”……“

崽子不知道,有只狗的俊脸红了。

”汝请自重。“伴随着一阵心脏的急速律动,大天狗好听的声音有些发哑。

”切。“哼哼,果然被小生迷住了,大天狗也不过如此。

崽子特想不明白。

为啥同样是风系,大天狗那么厉害,而自己只会突突。他也想多突点啊!可是就是懒,突二十来下是很累的啊!

自从阿爸移民欧洲以后,终于发现其实自己身体里是有欧皇血脉的。才半个月过去,阿爸就有抽到一只ssr,妖刀姬。鉴于刀刀小姐姐比较孤僻+是个女孩纸,寮里几乎全员(除了妖狐)都同意那间刚修好的大天狗房间给妖刀住。大天狗仿佛没什么想法,但妖狐就不乐意了。

”阿爸!再看大天狗那张脸小生会审美疲劳的!“

”不然你和帚神住一间?“

”……皮皮狗,我们走。“

黑晴明笑:”你要是想自己住一间,就抓紧干活,每次突突个十来下,让我能把这斗鸡肝赢了,就有钱给你修房了。“

”……皮皮雪,皮皮狗,我们肝觉醒去吧,不要理他。“

小生今天是不是脑残了。

妖狐心中有句mmp不知该怎么讲。

本来想干个高级的麒麟,结果一不小心进了第十层。

而且内个麒麟还集火草总,没奶的啊崽,差点挂了。

就在妖狐失去意识前,他感觉到一双羽翼保护着他。

这狗子,没白养。

"妖狐?醒啦。”

眼前一个陌生的女子,正给妖狐包扎着伤口。

“小姐姐,敢问你的芳名呀?”

“噗。”花鸟卷掩嘴,“这时候还不忘撩人呐。我是花鸟卷,刚被阿爸召唤来的。”

我去,阿爸吃什么了变欧皇了这都。

“好了。处理完了,你帮我看着旁边的大天狗,他伤的挺重的,醒了记得叫我。”

妖狐这才发现了躺在身边的大天狗。

花鸟卷退了出去,小屋里安静的连呼吸都能听见。

“唔,今天谢谢你了,狗子。”虽然你长得丑。

突然,妖狐发现了一个不对劲的地方。大天狗的脸,与脖子的衔接好像不太自然。

妖狐轻轻伸过手去。是个面具!

妖狐的心跳快了起来。这原来不是他真正的样子啊。那他的真面目,会不会很好看?

轻轻取下妖狐的呼吸却是一滞。

眼前的人,睫毛细密而长。软软的金发落在额上【假装狗子的毛没被染黑】,使本就细致的皮肤更白皙,却没有魅惑的味道,就像阳光,给人一种暖暖的感觉。

“怦怦,怦怦……”是什么东西仿佛要跃出胸腔?

是一种感情。

叫做一见钟情。【并不是一见】

妖狐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与那张俊脸越靠越近。

“汝在干什么?”

“握草”看着眼前的人睁开了眼睛,崽子吓得“嗷”一声坐了起来。

“内个……小生什么也没干,就是……”

“就是想亲吾一下而已么?”

“没有!!!!!”

大天狗静静地看着他。然后,大眼瞪大眼。

终于,崽子坚持不住了:“小生就是想亲你,你怎么地吧。”

大天狗笑了,就像三月里和煦的春风一般:“汝直说不就好了,吾又不是不让汝亲,我的媳妇。”

……

……

妖狐脸红的像个柿子。

……

……

“谁是你媳妇你个不要lian的臭狗子!!!!”

【糖里有刀啊小可爱们,下章开始就要甩刀子了】

【多冒冒泡呀小可爱们,别憋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