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爱崽儿没有之一

崽崽亲妈粉+老公粉,容忍不了任何人说崽子不好。

1·开坑开坑。避雷针:人类皇子狗X狐族美人卧底崽(不知该用什么文风好,前期有一丢丢脱欢向,反正我都写不好,瞎了我的脑洞),设定在中国古代,由于不知道该用哪个皇帝的名号(怕),所以就称他为“王”好了

2·狐崽儿我的,最爱崽儿没有之一

3·牵扯到神马古代有关问题之类的纯属瞎扯

大概有车,无证驾驶

5·假装有五

 

 

正文

 

 

大堂中,王坐在最中央,身边美人环绕,下方是子嗣们和求见的将军。

 

“爱卿平身。”王推开了身边的庸脂俗粉。

 

“谢陛下。”

 

视察边疆的将军上前。

 

“将军,近日边境可还安好?有无狐族入侵?”

 

“回陛下,”将军顿了顿,”近日无大事发生,到是有一支中型队伍,被臣等悉数剿灭。还有一件事臣不知当不当讲……“

 

”无碍,爱卿请讲。“

 

”臣听闻狐族之妖以媚著称,狐族美人十分难得。此行臣正好俘获一位狐族美人,还请陛下过目。“

 

王点了点头表示默许。将军对手下使了个眼色。

 

那位叫做”狐妖“的美人被压了上来。她的双手被捆着,头上生着两个耳朵,尾椎骨处有一团毛茸茸的尾巴,大的可以盖过膝。

 

走近了,美人抬起了倔强的小脸,映出那妖治的红色纹路,整个大堂都安静了下来。

 

不愧是狐族美人,真是天生的祸水,随时随地可以勾人魂魄。

 

“恩。不错。来人呐!给她清洗清洗。”

 

“父皇。”坐在所有皇子最前面的太子站了起来。

 

“嗯?太子有何事?”

 

“父皇,可以把她给吾吗?”太子小心翼翼地问,语气中却有一种执拗。

 

”……好。来人,将那位美人安排在太子府邸。“王沉默了一会儿,应允了。

 

别误会,那一会儿沉默不是犹豫,而是高兴。身为太子的大天狗从小就对女色不感兴趣,王一直在考虑要不要换太子,否则皇室就后继无人了。如今太子可算是开窍了,王也算是舒了一口气。

 

 

----------------------------------------------

 

 

美人被送去清洗了,”她“拒绝了侍女的帮助。

 

此时,”她“悄悄打开窗,将一个小纸条写了一些奇怪的符号,然后卷起来塞进了窗外不知从哪里来的乌鸦的嘴里。

 

信中符号用一种特殊的方式翻译过来是:小生已安全到达,情况有变。

 

”叩叩叩“侍女敲了敲屏风,问”她”是不是洗好了。

 

“她”将窗轻轻关上,披上了浴袍。

 

“小姐,怎么不让奴婢帮您更衣?”新被调来服侍美人的小丫头问道。

 

“她”牵起小丫头的手:“小姑娘这么漂亮,小生怎会舍得让你干活呢?”

 

雾草雾草雾草!这位小姐怎么这么撩!

 

看着小丫头通红的脸,“她”笑了笑。

 

小姑娘就是好骗啊。

 

只是小生若要叫你为小生更衣,那小生的性别不就暴露了吗!

 

那样小生一定会杀了她的。

 

--------------------------------------------------------------

 

妖狐开始打量所在的屋子。

 

啧,这个什么太子,净坏人好事。本来他今晚为王侍寝,将他杀了,任务就完成了,这个太子……叫什么,大天狗,好死不死的把他要过来了,下一步该怎么做还要再跟狐族内部联系。哎!谁让全族上下就他一狐生的最媚,而人族又太强,只好出此下策来推翻人族统治。现在好了,也不知什么时候能回去,族里还有一群小姐姐等着他呢,还有那个有三根尾巴的老姐,有没有在担心他。

 

酉时(大约是晚上八点)钟响了,妖狐打开窗,将窗外不知何时又飞回来的乌鸦口中的字条取出来。

 

内容翻译:静观其变,行动再议。

 

。。。魂淡!

 

你们是不是真想看着小生被捅屁股! (是啊滑稽)

 

妖狐悲哀了,关上窗。

 

自暴自弃的妖狐在考虑对策。

 

emmmm,不如这样?不行。不如……?还是不行。

 

最后妖狐认了,考虑了最坏的打算:四处找可以作润滑剂的东西。

 

一直到门外太子回来了,妖狐还在找。

 

大天狗让所有人退下回去休息(事实上是撵人),自己悄咪咪地关上了门。

 

大天狗看着妖狐,两“人”大眼瞪大眼,尴尬地笑了笑。

 

“哈哈……太子殿下……”妖狐看了看大天狗,哟,长的蛮帅,符合小生口味,叫他睡一晚上好像也不亏。

 

“内个。”大天狗突如其来的脸红,吓得崽子差点炸毛。

 

”吾刚刚看了汝沐浴……“

 

妖狐一皱眉,问道:”你看见了什么?“。。。难道小生出师未捷身先死,卧底身份要被抓包了?

 

”汝不用急,其实吾早就猜到了,汝是男的。刚刚看汝沐浴才证实了吾的想法。“

 

emmmmm。。。这算个什么情况?

 

好吧至少他死不了。

 

”小生……当时小生队伍中所有男性都被杀了,小生也是想活命才……“

 

”汝别哭,吾不会怪汝的。“

 

哼哈哈哈,这只狗(?)真好骗!

 

”那,今晚上……“小生是不是可以不用被捅屁股了?

 

呵呵,不存在的。

 

 

 

 

海风【双龙组】五 he END

1·好吧我承认我烂尾了。因为急于开新坑,脑洞大概有六七个,暑假大概能写完……吧。

2·照旧,抱走狐崽儿。

3·沉迷农药无法自拔,对阴阳师绝望了,但不想删游戏,毕竟我是狐崽儿最亲的妈没有之一。农药开黑记得叫我,绝对不坑,毒奶小扁鹊分分钟超神的。

4·占狗崽tag,下面有那么一丢丢的狗崽新坑介绍。 (犹豫要不要挂tag,别打我)

正文依旧瞎几吧写

 

“后来啊,一目连用了全部力量救了荒,从此两人便一起守护这个村子。这就是我们村的两位守护神的故事了。”

 

“爷爷,那内个预言者呢?”

 

“被人抓起来用火烧死了。”

 

“哇哦---”小孙子眼里闪着星星,“什么时候我能见到这两位大人呢?”

 

爷爷摸摸小孙子的头:”快点睡吧,长大了就能见到了。“

 

”那我一定要快点长大!“

 

--------------------------------------------------------

 

”噗---“一目连笑了,“小孩子真可爱呢。”

 

“走吧,我们去别处转转。”荒揽着一目连的腰。

 

“好。”

 

“你喜欢小孩子?那我们也生一个吧。”

 

“咚。”荒的脑袋又被敲了一下,“你傻不傻,两个男人怎么生。”

 

“没关系,我们有很多时间。”荒回答的驴唇不对马嘴。

 

我们还有很长时间呢,因为我们会一起守护这里很久很久。

 

就算那一天这个村子不在了,我们也会在一起。

 

我只为你一个人唱歌。

 

 

凑字数,介绍一下新坑吧。

人类皇子狗X狐族美人卧底崽

he,有孩子。

大概会有车(不存在的)

手动滑稽

拉个娘,手动滑稽。
你是我卷上的花。
好的cp名就叫花卷好了。
忽然燃起的百合之魂,手动滑稽。

海风【双龙组】四 妥妥he

瞎扯:
1.我有好几个脑洞,狗崽酒茨白嬴毒鱼喻黄,你们想吃吃什么呀~(乖巧)
2.崽子我的,黄少天我的,扁鹊我的,抱起来800个800米冲刺,其他你们随意。
3.he的,我不会骗人的。
4.谁特么知道我在瞎几吧写什么,我好像开了隐形车。

正文

冷。

好冷。

海水从衣领灌进脖子里,一点点的吸取荒身上的热量。

我要死了吗。我还没跟你说再见。

最后的意识里,荒念着他的名字。

“一目连——”

…………

“嘶——咳咳咳咳……”荒意识到自己还活着,张了张嘴,吐出几口海水。

“醒了啊。”一目连温柔地笑着。

不顾浑身的僵硬,荒用尽了力气将身子撑起来,抱住了他。“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没事了。”一目连摸摸荒有些扎人的头发。抱着他的人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小男孩了,他真正的变成了一个男人,但一目连却清晰的感受到荒在颤抖着。

许久,荒抬起头。“你……你的眼睛……”荒注意到了一目连脸上的绷带,以及一目连头上生出的两只角。“这段时间都发生了什么?”

“没什么。”

“这里是风神庙?”荒环顾四周,是一个几乎变成废墟的破庙。早听说山上的神庙倒了自己先前没注意,真是后悔莫及。

“嗯。庙塌了,我没有了神力,只能祭出了自己的一只眼,换来妖力。”

“为什么?”

“哪有为什么,我是风神,保护你们是我的职责啊。”

原来,保护所有人的一直是他么。

“从今以后,就由我来保护你。”

“咚。”一目连敲了一下荒的头 ,“说什么保护我,小鬼。”

“我不是小鬼。”

“在我眼里你确实是啊。”

……

……

“我让你体会一下我到底是不是小鬼。”

……

“怎么样?以后还叫我小鬼吗?”

“不叫了,我错了。”

喂,一目连,我喜欢你的名字。

不过,我更喜欢的是这个名字的主人。

海风【双龙组】三

1.ooc是个神奇的东西,最大的ooc是官方。
2.不想更新的我越来越非(你本来就很非),所以我滚回来填坑了。
3.咸鱼和金鱼小Loli不是cp(你觉得是就是吧),假装咸鱼王是海神。
4.心态爆炸,写出来的东西有可能有报复涩会的倾向。
5.狐崽儿是我的,其他你们随意。

正文

“哈哈哈。”

海面卷起凉凉的风。

是一个衣衫褴褛的人。他发狂地笑着,面部十分狰狞。

旁边的小女孩被困住了手脚,睁大了淡黄色的眼睛,惊恐地盯着海面。

海风吹乱了她浅蓝色的头发。“父亲……父亲大人,我做错了什么?别把我祭给海神好吗?”女孩哭了起来,“我在也不调皮了,求您……”

“住嘴!”男人从衣角撕下了一块破布,堵住了她的嘴。“小金鱼,求你了……为了我们家以后的日子……”

男人转过身去,口中念念有词,并捡了一根树枝在地上画着一些女孩看不懂的符咒。

天空变了颜色,海水翻腾越来越汹涌。最后海面上出现了一个人。他身着一身海蓝色的长衣,甚至脸也是蓝色的。

男人眼前一亮,忽略了小女孩不安的挣扎。“海神,您就是海神吧……”

“人类,唤吾何事。”

男人咽了口口水,搬出了早已准备好的说辞:“海神,您可否知道村子里那个自大的预言之子?自从他降生以后,就夺去了我在村子里的预言者的地位,迫使我们家流落到这种地步。所以我想请您掀起海浪……”

“你为何不能用别的方式谋生?”

“呃……”男人脸色白了一下,“求求您!我会把我小女儿先给您!她今年刚满14岁,长的也漂亮,还嫩着哩……”

“好吧。”荒川之主想了想。这海下毕竟还是生灵太少,太空寂了。

预言之子?关他什么事。

--------------------------------------------------------------------分割线啊分割线--------------------------------------------------------------------------

荒最近越来越沉默了。

一目连再也没来找过他,荒努力地说服自己一定是他有什么要事,并不是忘记了。但他确实已经很久没收到过他的任何消息了。荒开始绝望,但又不知为什么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望着黑压压的天空,荒叹了口气。

“要变天了。”

就在预言之子传达神明的旨意,预告村民今年没有大的灾祸后不久,发生了一件谁都不肯相信却又是真真切切的大事。

海啸。

超乎想象的大规模海啸。

泛滥的海水几乎冲塌了整个村子。

到处都是残垣断壁。被连根拔起的树,变成废墟的房屋,破破烂烂的船只,以及遍布的浮尸。

幸存下来的人惊痛万分。

然后,他们看到了一脸不知所措的荒。

“骗子!”

“他是个骗子!”

“把他沉到海里去!他害死了那么多人!”

“就是啊,淹死他!几年前他杀了自己亲娘的时候就知道他不是什么好东西!”

我没浪,我真的有好好复习生物。

521,阿爸阿妈互吃飞醋,以及红叶和白狼的杀人现场(哈哈哈哈哈哈哈)

海风 【双龙组】he妥妥的

仿佛这沿海一带都是多灾多难的。
古老的预言证明这个村子近几年会有许多大灾难。上天会给予他们机会免于灾祸,日后便是和美的日子。
荒觉得,日子快到了。
----------------------分割线------------------------------
荒果真是不负众望的。
某年,荒说,飓风。
邻村被卷得尘土飞扬,这个村子却相安无事,人们只是感到了一丝和煦。
某年,荒说,暴雨。
临村的庄稼几近被淹死,这个村子的植被却因为雨水长得更茁壮。
某年,荒说,地震。
邻村死伤数人,这个村子只是打碎了几个茶碗。
村子里的人将荒奉为神袛,朝拜他比对去世的父母还真诚。但荒不明白,他只是说了上天告诉他的预言,并没有在做什么。难道是这个村子格外特殊吗?
次年。某日,每当这个时候,村里会有一场祭祀,领头的便是预言之子。预言之子,会根据神的指导,告诉村民今年的福祸。
这是一件非常隆重的事,所以在五日之前荒就开始准备了。只是听说前一阵子山上的某座神庙倒了一大半,这是一件非常不吉利的事。村民好像也并不打算重修,毕竟预言才是大事。祭祀马上开始了,荒没有时间关心这个。
五日之后,祭祀开始。
所有人都穿上了长袍,将家里所有金银细软全戴在了身上。荒穿上上了红色神袍,跪在神明的立像面前。四周环绕着村里的长老,露天祭台下是人山人海。
“咚——,咚——,咚——”
三声沉重的钟响,村民全跪趴在了地上。头部贴地,表示尊崇。一瞬间,就只能听见风的声音了。
荒拿起手中的银铃,轻轻摇起来。
他仿佛进入了浩瀚的宇宙,以上神的视角观看苍生。时间加速推进,直到再也前进不了。
荒缓缓睁开眼,转身,向祭台下悠悠地说:“无——忧——”
村民们不能平静,都争先恐后地磕头以示对神的感谢。
既然神之子说了,今年便一定是平和了。
但荒不知道,如果有人硬要逆天改命,神也是管不了的。
-------------------------分割线--------------------------
疲惫了一天的荒,坐在树下。
他已经好几天没来过这儿了,这几天因为祭祀起早贪黑,却是没忘掉自己与风神的约定。不知他今天会不会来。
荒爬到树上,扯了一片叶子,含在嘴里。一会儿他又跳下去,走到屋檐下。
“我不是你妈妈哦,但我可以像妈妈一样爱你。”
荒笑了,坐下,脑子里回忆着与他初见的情景。
“一目连。”念着这个名字,自己已经好多天没有见到这个名字的主人了。
他好像有些想他了。

*我好像埋了伏笔
*下章有咸鱼王和某个小姑凉(猜对了没奖,提示,sr)出没
*恩,荒哥风光不了几天了
*努力,加油,使劲吸产粮欧气,希望给自家狗子抽个崽,给老茨找个挚友(想什么呢)
*我仿佛立了个不大不小的flag




海风 【双龙组】he妥妥的

1、ooc有的(大如山)

2、he妥妥的,cp单一,荒×一目连,注意避雷

3、年下,某不知名小村庄设定,温柔美型受神马的可好吃了

(一)

“哗啦啦——”   “哗啦——”

海风带着一丝腥味,打在脸上。  是海的味道。

海水打着银白色的卷儿,死在沙滩上。

”真好听。“

少年抬头:”真好听的海浪声啊。“

他起身,拍打拍打了身上的沙子:“你说是吧。”

回应他的只有一阵风。

“你知道么?那是风在对海唱歌呢。”

“风说,要永远陪着海。”

少年叹了口气,转身离开了。夕阳下,他的身影分外孤独。

地上少年坐过的痕迹,一点点,被风掀起的沙盖了个严严实实。

好像什么也没发生过,少年也从来没有来过这儿。

海浪起了,又落下了。

(二)

去年 预言者占卜,预测到预言之子会降临在这个小村,让小村从此免于灾祸。这无疑是一个巨大的好消息。被预言者是一位大户人家的女子,与丈夫结缘后于今日成功产下一子。小孩取名为荒,荒芜的荒,荒野的荒。他没有任何姓氏,因为凡人的姓氏配不上伟大的神灵。

荒果然与众不同,一出生,周身就环绕着一股龙的气息。

这孩子,理应是非常受宠的。但一件事,给予了他不仅仅是身体上的打击。

荒在十几岁的时候,父亲出海失踪了,母亲也患上了一种奇怪的病。这种病让人生不如死。但是荒预言到母亲的病是可以治好的,于是荒将她关进了一个小屋,收起了所有尖利的东西,以防她自杀。但母亲还是死了,荒亲手杀死了她。

那天村民来拜访预言之子,以求来年的平安。荒坐在最上方,接受着所有人的朝拜。”啊啊——“忽然,母亲凄惨的叫声从小屋中传出。荒跳下神座,向母亲的小屋跑去。村名紧跟其后,想要一探究竟。

”母亲!“荒撞开房门,看到母亲正拿着一根木刺。她实在忍受不了了,摔断了木桌,找了一根尖利的木刺,扎在了自己的手上。

”杀了我……杀了我吧!“

”不!母亲,您冷静一点!这病是可以治好的!“

”求你了……我等不了了……杀了我!“说完又要将木刺拔出,扎向胸口。

”不!“荒急忙将木刺的另一端抓住。

”杀了我!!!“

这是荒听到的母亲的最后一句话。因为,母亲向后仰,松了手,荒一个重心不稳,将那根木刺,扎入了母亲的左胸。

”神子大人,您没事吧……“村民探出头,却在看到眼前这一幕时大惊失色。

”预言之子杀害了自己的母亲!!!“

(三)

最后荒被正名了,但这件事终究还是在荒和村民心中留下了阴影。

没有人敢接近荒了,除了每年的占卜。

”哎。“荒叹了口气,望着阳光明媚的上空,”要下雨了。“

他坐在屋檐下。眼前是一颗开满鲜花的桃树。花瓣从枝上轻轻一抖,随着风掉了下来。

那股风将花瓣护送到地上,来到了荒面前,轻轻地撩起了他那不听话的发梢。

像妈妈的手一样。

”我不是你妈妈哟,但我可以像你的妈妈一样爱你。“

好漂亮的人。荒这样想。那屡风轻拖着一个人,在荒身旁缓缓降下。那个人有着碧绿的眼睛,淡粉色头发不像荒一样,是柔柔顺顺地落在肩上的,身上绕着粉红色的龙影。

尤其是他的笑,不媚,却是满满的温柔。

”我叫荒,你叫什么名字?“

”我是风神。“

”你叫什么名字?“

”你这孩子,还真是执拗呢。“他笑笑,”一目连,我的名字。“

”一目连……“荒念了几遍,将这个名字死死记在心里,”我喜欢你的名字。“

”谢谢。“一目连揉了揉荒那有些扎人的头发。

”你住在那里?“荒虽然很享受,却还是避开了一目连的手。小孩子才会要人摸头。

”我住在山上。“

”你以后还会来这儿陪我吗?“

”我一直在哦。“

云彩迅速聚拢,霎时间,如丝的细雨落了下来。

两个”人“依旧坐在屋檐下,尽管从屋檐上漏下来的雨水沾湿了衣服。

 

 

 

 

 

 

来吧朋友们,有木有一张ssr都没有的小伙伴,举个爪(我怀疑这个垃圾游戏根本没有ss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