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爱崽儿没有之一

为崽疯!为崽狂!为崽哐哐撞大墙!吸狐不积极,思想有问题!人活着不宠崽还有什么意义!

海风 【双龙组】he妥妥的

1、ooc有的(大如山)

2、he妥妥的,cp单一,荒×一目连,注意避雷

3、年下,某不知名小村庄设定,温柔美型受神马的可好吃了

(一)

“哗啦啦——”   “哗啦——”

海风带着一丝腥味,打在脸上。  是海的味道。

海水打着银白色的卷儿,死在沙滩上。

”真好听。“

少年抬头:”真好听的海浪声啊。“

他起身,拍打拍打了身上的沙子:“你说是吧。”

回应他的只有一阵风。

“你知道么?那是风在对海唱歌呢。”

“风说,要永远陪着海。”

少年叹了口气,转身离开了。夕阳下,他的身影分外孤独。

地上少年坐过的痕迹,一点点,被风掀起的沙盖了个严严实实。

好像什么也没发生过,少年也从来没有来过这儿。

海浪起了,又落下了。

(二)

去年 预言者占卜,预测到预言之子会降临在这个小村,让小村从此免于灾祸。这无疑是一个巨大的好消息。被预言者是一位大户人家的女子,与丈夫结缘后于今日成功产下一子。小孩取名为荒,荒芜的荒,荒野的荒。他没有任何姓氏,因为凡人的姓氏配不上伟大的神灵。

荒果然与众不同,一出生,周身就环绕着一股龙的气息。

这孩子,理应是非常受宠的。但一件事,给予了他不仅仅是身体上的打击。

荒在十几岁的时候,父亲出海失踪了,母亲也患上了一种奇怪的病。这种病让人生不如死。但是荒预言到母亲的病是可以治好的,于是荒将她关进了一个小屋,收起了所有尖利的东西,以防她自杀。但母亲还是死了,荒亲手杀死了她。

那天村民来拜访预言之子,以求来年的平安。荒坐在最上方,接受着所有人的朝拜。”啊啊——“忽然,母亲凄惨的叫声从小屋中传出。荒跳下神座,向母亲的小屋跑去。村名紧跟其后,想要一探究竟。

”母亲!“荒撞开房门,看到母亲正拿着一根木刺。她实在忍受不了了,摔断了木桌,找了一根尖利的木刺,扎在了自己的手上。

”杀了我……杀了我吧!“

”不!母亲,您冷静一点!这病是可以治好的!“

”求你了……我等不了了……杀了我!“说完又要将木刺拔出,扎向胸口。

”不!“荒急忙将木刺的另一端抓住。

”杀了我!!!“

这是荒听到的母亲的最后一句话。因为,母亲向后仰,松了手,荒一个重心不稳,将那根木刺,扎入了母亲的左胸。

”神子大人,您没事吧……“村民探出头,却在看到眼前这一幕时大惊失色。

”预言之子杀害了自己的母亲!!!“

(三)

最后荒被正名了,但这件事终究还是在荒和村民心中留下了阴影。

没有人敢接近荒了,除了每年的占卜。

”哎。“荒叹了口气,望着阳光明媚的上空,”要下雨了。“

他坐在屋檐下。眼前是一颗开满鲜花的桃树。花瓣从枝上轻轻一抖,随着风掉了下来。

那股风将花瓣护送到地上,来到了荒面前,轻轻地撩起了他那不听话的发梢。

像妈妈的手一样。

”我不是你妈妈哟,但我可以像你的妈妈一样爱你。“

好漂亮的人。荒这样想。那屡风轻拖着一个人,在荒身旁缓缓降下。那个人有着碧绿的眼睛,淡粉色头发不像荒一样,是柔柔顺顺地落在肩上的,身上绕着粉红色的龙影。

尤其是他的笑,不媚,却是满满的温柔。

”我叫荒,你叫什么名字?“

”我是风神。“

”你叫什么名字?“

”你这孩子,还真是执拗呢。“他笑笑,”一目连,我的名字。“

”一目连……“荒念了几遍,将这个名字死死记在心里,”我喜欢你的名字。“

”谢谢。“一目连揉了揉荒那有些扎人的头发。

”你住在那里?“荒虽然很享受,却还是避开了一目连的手。小孩子才会要人摸头。

”我住在山上。“

”你以后还会来这儿陪我吗?“

”我一直在哦。“

云彩迅速聚拢,霎时间,如丝的细雨落了下来。

两个”人“依旧坐在屋檐下,尽管从屋檐上漏下来的雨水沾湿了衣服。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