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爱崽儿没有之一

为崽疯!为崽狂!为崽哐哐撞大墙!吸狐不积极,思想有问题!人活着不宠崽还有什么意义!

【双花】恶俗的忘爱症

国庆快乐,emmmmm,大脑放空的我不造自己在写什么jb玩意儿。

看不到最后你永远也不知道这事he还是be。

有一句话喻黄,老叶家里那位请自行脑部。

总之是忘爱症。



任务圆满完成。

作为在前线的特工队,每一次出任务,都意味着几个生命的终结。

这次任务完成的不错,伤亡并不多,但最大的损失是——

王牌,代号百花缭乱,伤势严重。


充满难闻的消毒水味的重症监护室里。

”医生,他的情况怎么样?“

“伤者昏迷不醒,与脑部想受到极大的创伤有关……”

“说重点。”

“可能变成植物人,甚至……死亡。”

“可能?”

“嗯,但是不发生这种情况的几率很小。而且,可能会有后遗症。伤者目前生命迹象明显,没有意外情况的话,应该不会有多大的问题。但如果一天半以后再醒不过来,就应该是植物人的特征了。要知道,植物人苏醒的概率很……”

“我知道。”

叶修推开房门。

“你应该也听见了吧。”

“嗯。”

“那这里就交给你了。”

“好。”

叶修从口袋里摸了根烟,想了想又放了回去。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

“你也别太绝望,医生不是说了能醒过来吗。联盟那边已经在处理这件事了,你这几天就安心在这伺候着就行。”

“嗯。”

叶修看着他。他的嘴角在这不长的时间里生出了明显的胡渣,脸上有些发白。叹了口气,轻轻起身把门带上。去厕所抹了把脸,稍微清醒了一下。

“呼,还好哥和家里那位都不是前线上的人。”


可百花缭乱——也就是张佳乐确实逃不过幸运e这个怪圈。

植物人,需要很大的机缘巧合才能唤醒,可以说是只能听天由命。

日复一日的照顾着,丝毫不见起色。

大概是皇天不负有心人,还是说命里的红线没有断,张佳乐竟然有一天在感受到自己的手被人握在心口时悠悠地睁开了眼。

躺了这么久骨头都快被软化了。张佳乐抽出那只没有被扎上针管的手,揉了揉自己的脖子。

“乐乐?”

“还记得我吗?”

emmmmm。。。这谁。张佳乐没去理他。

不过这人好像看起来有点熟。

搜刮遍脑海里的每一个角落,没有这个人的影子,到是有些记忆就像断片儿了一样空缺着。靠,该不会是狗血又恶俗的失忆吧。不过黄少天、喻文州、张新杰和韩文清我都记得啊,张佳乐觉得自己此刻宛如一个智障。

医生不久就赶到了。

“哟,二乐,哥还以为你不舍得醒过来了,来来来,看你还记得我不?”

“少来,就算忘了全世界都不会忘了你这张欠抽的脸。哎,烦烦怎么没来?真是不能做朋友了。”

“你才刚醒没多久,我让少天在隔壁等着,怕吵到你。”一旁在给张佳乐检查的喻文州笑了笑 ,从语言中流露出的宠溺快要把张佳乐再恶心晕一遍。

“你还知道他吵啊,我还以为你觉得他哪儿都是完美的。”

张佳乐抚了抚因为长时间没说话突然开口有点缺氧的胸口,顺便作势道:“我还以为他要辜负我的爱呢!心痛到无以复加jpg。”

“你可悠着点,考虑一下旁边那位的感受,一醒来就嚎着自己爱别人,我听见雨滴落在青青草地哟……”

“喵喵喵???”

张佳乐头上出现了具体化的三喵问号:“什么鬼?”

回头看了一下坐在自己旁边的那位:“额,请问你是……”

空气突然安静了。张佳乐感觉到那个人的手用力地好像要把病床握断。

“张佳乐你不记得他?”

张佳乐一脸懵逼地看着叶修错愕的眼神。看看一旁的喻文州,也是皱起了眉头。

”情况,可能比我们想象的要复杂。“


从其他人口中得知那人叫孙哲平。

据说还是他以前的恋人。?

什么玩意儿。

不过张佳乐仔细看孙哲平的脸,确实是自己喜欢的那种类型,这就有点儿奇特了。

去挖黄少天的墙角,本来是被喻文州警告过不要告诉张佳乐的,却是一不小心说漏了嘴。

结果可比他自己想的要恶俗的多。

”哈哈,哈……其实也没什么哈,就是,就是,内什么忘爱症还是什么来的。“

黄少天受张佳乐的逼迫,尴尬地努力挽回着局面。

但事实上已经来不及了。

眼下张佳乐已经开始百度起了忘爱症。

”忘爱症候群,指由于某种原因忘记了最爱的人。一直在拒绝对方是此病的特征。不论回忆起多少次都还是会再度遗忘。得了忘爱症候群的人也不会再爱上别人,即使爱上了也会一次次的忘记。“


张佳乐的运气可以说是短板,但这回还真是挺幸运的。除了忘爱症,身上确实没有别的毛病。

就是,张佳乐感觉自己的记性变得差极了。比如,又忘了自己身边的那个人是谁。

作为王牌特工,伤好了,就意味着又要搭上性命去冒险。但他早已习惯了这样的生活。像他们这样行走在刀尖上的人,谁又可以保证自己能活得到明天呢?

”呸。“

张佳乐吐了口唾沫。干涩的口腔中唾液都变成了泡,他拧开旁边递过来的水,想都没想就咕咚咕咚地灌了下去。灌到口中不再发苦,这下了皮筋重新把自己的小辫扎好,张佳乐才意识到一个问题——

自己为什么会那么熟练地接过那瓶水?

”额,谢谢你的水啊,内谁……“

”孙哲平。“

”哦,谢谢你啊孙哲平。“

其实张佳乐已经奇怪这件事很久了。自己睡觉前总会默念一个名字很久,告诉自己一定要记住,一觉起来又消失的无影无踪。更令他抓狂的是,早上起来他竟会无意识地对着空气念早安,也会会下意识地摸摸身边的空床。

见鬼了。


睡不着。

张佳乐抓着头发从床上起来,踢踏着鞋披了件风衣向天台走去。这几天没有任务,难得清闲,可以睡个好觉,张佳乐缺失眠了。

一步步跨上不算新的台阶,推开了天台的门。

”咳咳咳咳!“

今晚上没有风,所以囤积的烟雾迟迟散不去,直直地扑向推门而出的张佳乐。

”谁在这里抽烟啊?“

”乐乐?“这个人,好像叫孙哲平来着,应该是今天给我递水的那位。

看到张佳乐来,孙哲平立马掐灭了烟。

事实上张佳乐讨厌这个称呼。但被他说出来就莫名其妙地接受了。

”喂,你说,如果我忘记了一个人,而且我以前很爱他,他会不会很难受?“

”是很难受。“孙哲平笑了笑。

”有什么解决方法吗?“

”不知道。“

这些天孙哲平又何尝不是到处询问,却依旧没问出什么来。倒是看着网络上的一些小说里有写,但是代价是要自己死。孙哲平觉得太不靠谱了。这种奇怪的解决方式,也就只能是小说里才有的。

但他不知道的是人生,何尝不是一本小说。


张佳乐看了看手机,已经到了十一点半。

自己竟然和那个叫孙哲平的人一起看星星看了一个半小时。不过这个人好像明显有故事,张佳乐已经对他的故事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孙哲平。“

鉴于自己记性不好,为了保险,张佳乐把这个名字输在了备忘录里。才坎坎垂下了眼睛。

梦里长的像另一个自己的周公对他说了一个秘密,太模糊,没听清楚,只记住了一些断断续续的词汇。

”曾经……孙哲平……恋人,……会死。“


一觉起来,除去一个奇怪的梦,一切都很好。

张佳乐打开手机看了下时间。

对了,我好像在备忘录里写了什么。

孙哲平???这谁?

张佳乐反复检查了手机,确定它没有被别人动过。

这难道是自己抽风或中邪臆想出来的名字?

算了,反正这事自己已经遇到过很多次。

一串敲击房门的声音把正在神游的张佳乐吓掉半条魂。

哆嗦着打开门,是一个自己没见过的人。

“换好衣服,有紧急任务。”

“嗯。”

“……知道我是谁吗?”

“知道啊!”停顿了下,“走通知的呗。”

那人脸上的表情明显从一瞬的惊喜变为失落。

“内个……你是不是叫孙哲平啊。”

“你记起来了?!”

“不是,我的备忘录里有这么个名字,就随口问问。”

“呼。”孙哲平垂下了眼,“你快收拾吧。上面说了,你这次任务完事了以后就可以过上正常的生活了。”

孙哲平说的轻松,所以张佳乐不会知道他为了这件事下了多大的力。

“嗯。”

怎么活不是活,多年的磨练已经让张佳乐置生死与度外,要说牵挂……

应该是自己忘记的那个人。


经过反复的试探,双方终于有了正面冲突。面对压倒式的局面,敌方不得不躲进树林打游击战。

一颗颗手雷在张佳乐身边炸开,他灵活的躲过,长腿在空中划过优美的弧线。张佳乐在实战不仅有经验和实力,而且打得十分漂亮,场面绚烂的可以直接观赏。

对方开始了走位战术,利用了周围茂密的从里,十分卑鄙。

可战场就是个你死我活的地方,兵不厌诈。

张佳乐一边注意着队友的位置,一边开枪射击。

奇怪的是,自己竟然和身边的孙哲平有着天然的契合。

现在哪管得上这些,张佳乐利用这个优势,扫下敌方数十人。

不愧是王牌。

张佳乐脑袋里忽然出现了一个词。

繁花血景。

这个词……

突如其来的头痛侵入了四肢百骸。

就在这一瞬间。敌方知道自己扛不住了,拼劲全力,一发狙击子弹朝着张佳乐飞过来。

等到他觉察,为时已晚。

子弹越来越近,即将撞上张佳乐的脖颈。

瞳孔渐渐放大,眼前却突然出现了一个人。

当他缓缓倒在张佳乐身上,左胸口流出汩汩的红色时,张佳乐记起来了。

孙哲平。

孙哲平……

孙哲平!!!!

是我最爱的那个人。

所以为什么我会不认识他,为什么我的手机里会有他的名字。

问题有了答案,就要付出代价。

子弹正中左胸,没有救了。

孙哲平吃力地睁开沉重的眼皮:“乐乐……记起我了么……”

“记得,记得,我全都记起来了!”张佳乐用颤抖的手捧住他的脸,“你坚持,坚持住,我们这就回家,再也没有危险了!”

然而这种催眠连张佳乐自己都骗不过。

“呵呵……早知道这样能让你想起来,我不如早去死……”

“你,你瞎说什么啊!你怎么会死。”

“乐乐?”

“我在。”

“我爱你。”

“嗯,我也是。”

“记住我。别再忘了。”

“好。”

10·

张佳乐离开了联盟。

他找了一个安静的地方,种了些花。

多年来积攒下的钱够他衣食无忧一辈子了。

每天浇花,打扫,到孙哲平目前说会儿话,打开笔记本,把自己和他的点点滴滴记成小说,来纪念他们的曾经。

直到故事完结了,也应读者们的要求写了番外,张佳乐觉得自己是时候离开了。

服用了一整瓶安眠药,张佳乐躺在床上,笑的很幸福。

可以说他们是陪着对方走完了一辈子呢。

11·

“滴滴,滴滴——”

是心电图工作的声音。

“乐乐。”

“张佳乐?”

面庞逐渐放大。

“还记得我吗?”

眼前的男人带给张佳乐的只有熟悉的感觉。

“额……不记得。你是?”

男人透露着憔悴的脸失去了最后一丝血色。

他紧紧咬住下唇,直到失血发白。

“哈哈哈哈哈哈哈骗你的,大孙,我怎么会忘了你呢?就算我不记得叶修那张欠揍的脸也不会舍得不记得你啊!”

张佳乐回想了一下,好像,自己是从霸图出来以后被车撞了来着。

“不好笑,以后别开这种玩笑了。”孙哲平却是笑起来,摸着他的头。“感觉怎么样了?”

“除了头还有点痛其他都挺好的。”

张佳乐蹭了蹭他的手掌。

“下次小心些。”

“嗯!哎,大孙,我和你说,我做了好长一个梦哦!”

“有我吗?”

“当然了!”

“说来听听?”

“好!”

12·

你怎么知道这是不是梦?

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码了三个半小时还被吞了结尾,敲累,不要脸地求夸奖和评论】




评论(2)

热度(18)